渚山

下一页

程度,一个致力于跟大俱利混熟,和鹤丸吓人或者被吓,假装和(并不存在的)明石偷懒赖床,偶尔勤快起来会给小狐丸顺顺毛,帮虎彻二姐擦拭铠甲,陪爷爷太爷爷喝茶的废柴审。


充分证明一句老话。“有活动(任务)的时候过得像活击审,没活动时过的像花丸审。”但是完全没有自觉去想哇同事这样帅气才是审神者应有的姿态吧,而是在想同事吃什么长的为什么这么小小的个却那么欧。


想披一件白被单和切国鹤球一起蹲角落里装蘑菇,或是和大俱利一样穿白T腰间系一件红外套,满本丸撒丫子乱跑。虽然烛台切的机动很难追上她,并且还要时刻提防随时冒出来搞事的鹤先生,然最后程度还是乖乖换上光忠特制(不)的卡通睡衣。因为她突然发觉穿白色...

阅读全文>>

喜欢的人是能够无条件信任,能够毫无保留的把后背交给他。
情人间常会互相猜忌怀疑,为了钱权的婚姻交易数不胜数,变心出轨也是人之常情,或为情欲,或为虚荣。
亲人间还可能为了利益私欲骨肉相残。

在几亿分之一的可能中相遇,并且建立羁绊,那是浓于血的心灵的共鸣。
你们不是恋人,却胜过爱情,你们不是亲人,却情浓于血。

有时他不一定会包容你所有的过失,但每一个不足他都会帮着你一点点改正弥补。
会被小小地宠坏。

你们俩也会吵架,会冷战,会有隐瞒对方而擅作主张的事,但是对对方打心底的信任让你选择相信,并且理解。

你无意中伤了对方都能被谅解包容,他知道你的口是心非,知道你的冷眼热心。

在他面前你不必伪装遮掩,出格的话或...

阅读全文>>

我流光忠。

——————


烛台切光忠最近很苦恼。

他脸上长痘了,而且那可恶的痘还占据了最显眼的地方——鼻尖。略微泛红凸起的痘痘在脸上显得格外突兀,这可不比额头或者鬓角,是一个怎么躲也躲不掉的地方。

虽然在白天其他付丧神都忙着讨伐溯行军,并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细枝末节,但是对于时刻努力保持帅气的烛台切来说,可算是一个噩耗。

他甚至都想过借鸣狐的面罩,或是弄条围巾什么的把脸遮一遮,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烛台切大厨的身影在本丸里还是可以被很好地一眼认出的。秋初的太阳仍是耀武扬威着。他也只是想了想,一边放下手中的锄头背过天上火辣的太阳,像个老农一样拿毛巾擦了擦汗。

烛台切还是没有这...

阅读全文>>

我流光忠。

在烛台切还没来到本丸的老早以前,程度就养成了一个人趴着睡占领整张床的坏习惯。

之前也没有哪一位付丧神得到过在程度熟睡时进入卧室的许可,即使偶有来帮忙打扫的,也因为看见人睡得香到口水流一枕头而作罢,即使是鹤丸也至多偷走审神者的鞋子而已。所以这个习惯也一直没改过来。
由此可见,程度家的鹤球还是很安分守己的。

直到烛台切光忠出现。

在黑色西装的付丧神视线可及的地方随即而来的是近乎无微不至的照料。程度私下里偷偷跟鹤丸诉苦说就跟自己现世的母亲一样,不管是饮食还是仪表都被管的死死的。搞得我想少吃一点减减肥都不行,她小声说。
即使任务在身不能亲自照顾程度,烛台切也会嘱咐初始刀清光要...

阅读全文>>

哇好庞大的家族x

存在缺失。:

十张全是大长条!!!流量慎点!!

高一到现在画的一部分手绘(条漫和涂鸦太多了就不发了....)

选了一些拼个长条....有些画质会被压(哭泣

学科名字我都好好地码在图上了!(摇尾巴)

----------------------------------

【中学十科人设+图楼地址】→点我查看

 

【学科拟人设定整理2.0】→点我查看

 

↑↑↑之前发的设定整理1.0,今天刚修改成了2.0版本!!

补上了新的人设图,目前全员的人设都在里面啦!!

阅读全文>>

你把一叠讲义从书包里搬到桌上,摊开,又摞好,再挨个翻阅,重放入包中,桌上摆得满满。
你觉得自己跟法国总统一样忙,说不定比你那个教物理的班主任还忙。事实上你早写完了作业,坐在冬日明媚的阳光照进的窗边,思考着下周的四门考试,回想着上周没改完的错题,和下月的口语模考。
你还有大堆的练习、错题没看,你的书还没背,笔记还没整理,你的脑子一团乱麻,身体昏昏沉沉还没醒来。
周日的上午已悄然而逝,中午你还打算睡一觉,以弥补凌晨熬到两点看lof的精力。
你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却忙得像欧阳修。
你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看着过去的人发呆。

阅读全文>>

上课铃急急地响了。


韩信慌慌忙忙跑进教室,宽大的校服被塞得鼓鼓囊囊,随着他的跑动一坠一坠上下摆动。

他一屁股坐在刘邦旁边,把校服下藏着的零食饮料一股脑儿塞进刘邦课桌肚里。

刘邦眼疾手快拆了包干脆面吧唧吧唧嚼起来,一边瞧着身旁的人呼哧呼哧喘着气。兴许是吃得急了,他又开了瓶饮料呲溜呲溜喝得起劲。教室里立即弥漫一股食物的气息。


韩信缓过来,发现邻桌的几个都向他俩投来眼刀,忙又起身把靠外边的窗开了,没好气朝刘邦看。

始作俑者对周围的怨气毫无察觉,眨巴眨巴眼一副无辜样子。


“阿信啊,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哎呀那一定是我太帅把你也迷得移不开眼了。啧啧,真是不...

阅读全文>>

我我我开心到炸裂(๑ŐдŐ)b☆d(ŐдŐ๑)
勾搭到了痴汉已久的大大!突然发疯.jpg(不

我这个人倒是很容易被真实简单的情感所打动。

比起作者在故事中埋下的那些暗线隐情,丰满的人物形象,如活生生在你面前出现一般。那是更容易触及读者内心的吧。

虽然我自己也老喜欢写一些隐晦不明的东西。而拿起笔写在纸上的,我认为只表达出了我所看到,还未上升到我所感受到的层次,所以难以让人感同身受,真正了解清楚作者的用意吧。

却是易被自己主观的感受所干扰,脑海中的那幅画面让人辨不清真实虚幻,以为自己写出了所想表达的内容,实际只是思维在脑中盘旋遮蔽了视野。

↑以上是我胡乱的猜测。大概确是我自己的毛病。

共...

阅读全文>>

[味音痴/米英]夜深人静(1984paro,不完全国设,短程车)

夜很深,我一个人,在南方并不寒冷的冬夜里被你的文字照亮。


袁总说过,你的文字是含着情的。

那是怎样温暖人心的力量,就如这个冬夜,尽管空气冰冷,但指尖和心口是热的。

如一池平静的水,初见其貌不扬。风起时,漾着粼粼的金光,风止却又似明镜找出每一个看过它的人心底的模样。

是引人深入的。是邻家老者口中絮絮念着的故事,是街上车流人海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心心念念想着的话语,是古老羊皮纸上羽毛笔沾着墨水写下的花体字。


那么平常,又那么不平常。


还是啰嗦了一大通。说说这篇文章吧。


第一眼,惊叹——这是我难见过的你。

喜欢你的多变,你的平淡,你生活中有时露出的小小的狡黠的光。...

阅读全文>>



时光荏苒,不觉又是一年。

想我们的相识,也是在这般温暖的一个冬日。

你的发,我的眼,

那是随记忆沉淀脑海的,静静发光照亮黑夜的宝藏,

是世界沙漏流淌的声音,

是我心中跳动的欢喜。

我愿追随你的身影,

正如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只是看到你,心中就宁静成一汪水,

无论是课堂上,还是偶遇——尽管在同一个教室是以前我的梦想。

梦将终结,而我宁可沉沦。

看你一笑一颦,眼底星光璀璨。

——听,是花开的声音。

致。季拾芜

阅读全文>>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