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度,咸鱼一条。
死在刀男深坑中。
重度烛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我流光忠。

在烛台切还没来到本丸的老早以前,程度就养成了一个人趴着睡占领整张床的坏习惯。

之前也没有哪一位付丧神得到过在程度熟睡时进入卧室的许可,即使偶有来帮忙打扫的,也因为看见人睡得香到口水流一枕头而作罢,即使是鹤丸也至多偷走审神者的鞋子而已。所以这个习惯也一直没改过来。
由此可见,程度家的鹤球还是很安分守己的。

直到烛台切光忠出现。

在黑色西装的付丧神视线可及的地方随即而来的是近乎无微不至的照料。程度私下里偷偷跟鹤丸诉苦说就跟自己现世的母亲一样,不管是饮食还是仪表都被管的死死的。搞得我想少吃一点减减肥都不行,她小声说。
即使任务在身不能亲自照顾程度,烛台切也会嘱咐初始刀清光要...

11 Aug 2017

哇好庞大的家族x

存在缺失。:

十张全是大长条!!!流量慎点!!

高一到现在画的一部分手绘(条漫和涂鸦太多了就不发了....)

选了一些拼个长条....有些画质会被压(哭泣

学科名字我都好好地码在图上了!(摇尾巴)

----------------------------------

【中学十科人设+图楼地址】→点我查看

 

【学科拟人设定整理2.0】→点我查看

 

↑↑↑之前发的设定整理1.0,今天刚修改成了2.0版本!!

补上了新的人设图,目前全员的人设都在里面啦!!

26 Feb 2017

你把一叠讲义从书包里搬到桌上,摊开,又摞好,再挨个翻阅,重放入包中,桌上摆得满满。
你觉得自己跟法国总统一样忙,说不定比你那个教物理的班主任还忙。事实上你早写完了作业,坐在冬日明媚的阳光照进的窗边,思考着下周的四门考试,回想着上周没改完的错题,和下月的口语模考。
你还有大堆的练习、错题没看,你的书还没背,笔记还没整理,你的脑子一团乱麻,身体昏昏沉沉还没醒来。
周日的上午已悄然而逝,中午你还打算睡一觉,以弥补凌晨熬到两点看lof的精力。
你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却忙得像欧阳修。
你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看着过去的人发呆。

19 Feb 2017

上课铃急急地响了。


韩信慌慌忙忙跑进教室,宽大的校服被塞得鼓鼓囊囊,随着他的跑动一坠一坠上下摆动。

他一屁股坐在刘邦旁边,把校服下藏着的零食饮料一股脑儿塞进刘邦课桌肚里。

刘邦眼疾手快拆了包干脆面吧唧吧唧嚼起来,一边瞧着身旁的人呼哧呼哧喘着气。兴许是吃得急了,他又开了瓶饮料呲溜呲溜喝得起劲。教室里立即弥漫一股食物的气息。


韩信缓过来,发现邻桌的几个都向他俩投来眼刀,忙又起身把靠外边的窗开了,没好气朝刘邦看。

始作俑者对周围的怨气毫无察觉,眨巴眨巴眼一副无辜样子。


“阿信啊,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哎呀那一定是我太帅把你也迷得移不开眼了。啧啧,真是不...

08 Feb 2017

我我我开心到炸裂(๑ŐдŐ)b☆d(ŐдŐ๑)
勾搭到了痴汉已久的大大!突然发疯.jpg(不

我这个人倒是很容易被真实简单的情感所打动。

比起作者在故事中埋下的那些暗线隐情,丰满的人物形象,如活生生在你面前出现一般。那是更容易触及读者内心的吧。

虽然我自己也老喜欢写一些隐晦不明的东西。而拿起笔写在纸上的,我认为只表达出了我所看到,还未上升到我所感受到的层次,所以难以让人感同身受,真正了解清楚作者的用意吧。

却是易被自己主观的感受所干扰,脑海中的那幅画面让人辨不清真实虚幻,以为自己写出了所想表达的内容,实际只是思维在脑中盘旋遮蔽了视野。

↑以上是我胡乱的猜测。大概确是我自己的毛病。

共...

05 Feb 2017

[味音痴/米英]夜深人静(1984paro,不完全国设,短程车)

夜很深,我一个人,在南方并不寒冷的冬夜里被你的文字照亮。


袁总说过,你的文字是含着情的。

那是怎样温暖人心的力量,就如这个冬夜,尽管空气冰冷,但指尖和心口是热的。

如一池平静的水,初见其貌不扬。风起时,漾着粼粼的金光,风止却又似明镜找出每一个看过它的人心底的模样。

是引人深入的。是邻家老者口中絮絮念着的故事,是街上车流人海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心心念念想着的话语,是古老羊皮纸上羽毛笔沾着墨水写下的花体字。


那么平常,又那么不平常。


还是啰嗦了一大通。说说这篇文章吧。


第一眼,惊叹——这是我难见过的你。

喜欢你的多变,你的平淡,你生活中有时露出的小小的狡黠的光。...

05 Feb 2017



时光荏苒,不觉又是一年。

想我们的相识,也是在这般温暖的一个冬日。

你的发,我的眼,

那是随记忆沉淀脑海的,静静发光照亮黑夜的宝藏,

是世界沙漏流淌的声音,

是我心中跳动的欢喜。

我愿追随你的身影,

正如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只是看到你,心中就宁静成一汪水,

无论是课堂上,还是偶遇——尽管在同一个教室是以前我的梦想。

梦将终结,而我宁可沉沦。

看你一笑一颦,眼底星光璀璨。

——听,是花开的声音。

致。季拾芜

 
27 Jan 2017

 * 学院paro

 * 很久之前码的设定终于写出来了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天丑

 * 钟情于庄周软乎乎的小肚子和睡衣


扁鹊是前脚住进这宿舍后,那青年便搬进来了。


他打开了门通风透气,想刚开学仍闲来无事,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一头乱发睡眼惺忪拖着大包小包左臂弯还夹了个水洒了一半,里面有条被晃的半死不活的鱼的玻璃鱼缸的身影。


同学,醒醒,鱼要掉出来了。


扁鹊才想起自己已经毕业成为这学校的新任校医,之前的头发花白笑容和蔼的老校医早退休回家安度晚年了,而这里也不是大学宿舍,而是学校教职工宿舍。...

24 Dec 2016


不情不愿地被哥哥拉过去自拍。

“喂你是小孩子吗拍照还比剪刀手?”

真是感情很好的兄弟俩呢,过路的人看着他们这样说。

27 Nov 2016

天天周末就是吃吃吃。
胖死算了。

30 Oct 2016
1 2
© 程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