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流光忠。

——————


烛台切光忠最近很苦恼。

他脸上长痘了,而且那可恶的痘还占据了最显眼的地方——鼻尖。略微泛红凸起的痘痘在脸上显得格外突兀,这可不比额头或者鬓角,是一个怎么躲也躲不掉的地方。

虽然在白天其他付丧神都忙着讨伐溯行军,并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细枝末节,但是对于时刻努力保持帅气的烛台切来说,可算是一个噩耗。

他甚至都想过借鸣狐的面罩,或是弄条围巾什么的把脸遮一遮,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烛台切大厨的身影在本丸里还是可以被很好地一眼认出的。秋初的太阳仍是耀武扬威着。他也只是想了想,一边放下手中的锄头背过天上火辣的太阳,像个老农一样拿毛巾擦了擦汗。

烛台切还是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借用了清光的小镜子,在出战前后或是本丸内当番的空当闲暇不时掏出来看一眼。但这该死的痘却依旧盘踞着不放过他。大俱利路过瞥了他一眼:“……别照了,光忠,菜都糊了。”


烛台切光忠最近很苦恼。

他不小心在洗脸时把鼻头上的痘挤破了,看上去就像个雪夜里乘着驯鹿雪橇给孩子们挨家挨户送礼物的圣诞老公公的红鼻子。

药研在路过时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踮起脚拍拍他肩头。“入秋了天气干燥,容易上火。烛台切先生或许可以尝试一些清凉解火的食材呢。”

鹤丸看见跑过来诉苦的烛台切,高兴地心里直笑,嘴上却说着,这可是吓到我了。“光坊,没想到你居然会像个思春期小女生一样随身带镜子呢。”他终于忍不住笑,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把大腿拍的作响,当然,是烛台切的大腿。

乐够了,鹤丸直起身来,推着烛台切神神秘秘地跑到洗漱台前,拿出一管看上去像是芥末之类冰冰凉凉的东西挤到他脸上。烛台切脸上立刻传来火辣辣的感觉,鼻头一阵发酸。

“鹤先生,你又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烛台切一愣,才知道又是鹤丸的捉弄,他有些恼。“吓到了吧!这是牙膏,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啦。等牙膏干了之后再揭掉就会好的,这可是祛痘秘方哦。”鹤丸一边说,一边退到门外面,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这可真是惊吓呢,鹤先生。”烛台切光忠被三重薄荷的牙膏辣得龇牙咧嘴。


烛台切光忠最近很苦恼。

多亏鹤丸国永的“祛痘秘方”,他脸上长痘的位置开始蜕皮。最终他还是去向药研讨了一个口罩戴着。烛台切一天叹气的次数比抢不到万屋促销的特价调味品还多了三倍。

等他晚上取下把那张帅气的脸遮了四分之三的口罩时,惊喜地发现脸上的痘印几乎看不出来了。

“这可真的吓到我了呢,鹤先生。”

烛台切光忠很感动,于是在万屋又一次打折促销的时候给鹤丸买了一箱老干妈味的牙膏。


————————


长痘真的很讨厌。

特别老是不自觉就挤破了(……)

其实牙膏只能消炎,痘痘时间长了自然会消掉。

评论(2)
热度(5)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