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程度,一个致力于跟大俱利混熟,和鹤丸吓人或者被吓,假装和(并不存在的)明石偷懒赖床,偶尔勤快起来会给小狐丸顺顺毛,帮虎彻二姐擦拭铠甲,陪爷爷太爷爷喝茶的废柴审。


充分证明一句老话。“有活动(任务)的时候过得像活击审,没活动时过的像花丸审。”但是完全没有自觉去想哇同事这样帅气才是审神者应有的姿态吧,而是在想同事吃什么长的为什么这么小小的个却那么欧。


想披一件白被单和切国鹤球一起蹲角落里装蘑菇,或是和大俱利一样穿白T腰间系一件红外套,满本丸撒丫子乱跑。虽然烛台切的机动很难追上她,并且还要时刻提防随时冒出来搞事的鹤先生,然最后程度还是乖乖换上光忠特制(不)的卡通睡衣。因为她突然发觉穿白色很显胖。


平时在本丸里穿得很顺便。有时心血来潮不论zf发的巫女服还是光忠买的lo裙都会胡乱往身上一套,为此烛台切教育了她好几次,最终达成了在本丸穿睡衣的和谈。

然而裸睡的习惯程度在光忠搬来的第一天就改掉了。


有胃病。

总是在正餐时间不想与饭菜搞好关系,即使是光忠做的再美味再诱人的饭菜也不例外,为此伤透了本丸大厨的心。但到快睡觉或是过了饭点时就开始到处找东西吃。被烛台切当场揪住过几次。后来他干脆给审神者开起了小灶,以免她偷吃生冷的食物把胃吃坏。饭后一小份水果和睡前的温牛奶,真真妈妈一般的呵护。

今天的程度也没瘦下来。


评论
热度(3)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