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烛审】初雪

我流本丸。

――――――――     

南方的小城里下起了雪,是干燥的,为夹杂着雨珠,落在手心过好一会儿才会融化的雪。
     
雪花在空中飘飘扬扬,被街灯温馨的柔光照耀出舞动的身姿。 

程度和光忠慢慢走在小路上,影子在路灯下拖得长长。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让两人之间围着的一条围巾显得有些太局促,程度却不以为意,独个儿走得老快。  
    
被围巾勒得快喘不上气的那个便捉住自己恋人的手,把她的手同自己的往大衣口袋里一揣,顺势搂过人,很自然地继续往前走。   
       

程度会意放缓了脚步,却禁不住街边花花绿绿冰糖葫芦的诱惑。在一片白雪下的一点红似乎看起来比平时更具诱惑力。

她剥开糖纸,甜味自舌尖化开,弥漫心间,裹挟着一丝丝少女的小雀跃。她满足地眯起眼,像极了和鹤丸恶作剧得逞时的表情,在光忠眼里是如此。
        

突然间脖颈间的围巾被人拉动,他下意识低头,被程度吻住,唇齿间塞进一个酸酸甜甜的硬物。

一咬,是满嘴的酸甜。他愣住,看她笑得狡黠。“小心被山楂核噎到哦。”
        
       

在雪地上响着嘎吱的脚步声,在长长的小径上留下一大一小两行脚印。两个在地面拖得长长的影子并肩走着,仿佛融成一人,一位白色沙丘上孤单的旅人。

光忠低头望见程度发顶的白绒,伸手要掸去。程度抱头表示抗议。“别,我想和你一起白头到老。”

光忠勾唇笑笑,没有再说话,牵着程度,朝家的方向走去。
    
     
      
“傻姑娘,我就只怕你到白发满头时,将离我而去。”
    
     
――――――――

南方下大雪啦,停课了真好。个鬼。

伤心地为自己的期末考试掘坟墓。

评论(2)
热度(5)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