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恋与制作人】【白起】【李泽言】【周棋洛】游园之约

可能ooc。

看到许先生的游园之约之后脑了点奇怪的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请往下√。


――――――――


白起的场合



半开放的轿厢内流淌过丝丝凉风。那风儿在夏季的夜里毫不吝啬地,裹挟着香甜的清凉拂过你脸庞。


你抬头仰望星空,傍晚绚烂的霞光还依依不舍挂在西山上,东面光线渐渐暗下来,青紫的天空中已经镶上闪烁的星。


你的手被有力地握住了,从另外一只常年握枪而略略粗糙的手上,源源不断地传来稳定的热度。


他的气息顺着风传到你的鼻翼,好似那年琴房边飘落的银杏气息,带着秋日高远晴空的凛冽的暖意,干净清新,是草木淡淡的美好。


你望向他。当年青涩略显稚嫩的男孩如今已长成可以让人放心依靠的男人,脸庞柔软的线条长出几分坚毅,眼底的柔情却是不变的。


那是只属于你的温柔。



他本是认真注视看着天空的你的。随着你望向他,两人目光相遇,对视,都落了个脸颊飞红,你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晚霞似乎随着山那边的落阳跳动了一下,随即沉入山谷消失不见。像被某人“唰”地拉下幕布一样,天彻底暗了、游乐园里是星星之火般燃起的小彩灯,一串串点亮整片夜空。


你忽的又想起和学长一起度过的跨年夜,心中氤氲一阵暖意。


摩天轮转转悠悠终是升到了最高处,俯瞰下面如织的游人,原本规矩的并排坐着的你俩,不知何时两人中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现在的你已经贴在他怀里。


一个说不出是凑巧还是蓄意的转头,你的嘴唇擦过他耳旁的肌肤。羞红的温度腾上你的脸颊。他也呼吸一滞,红了耳根,再看向你,眼中光辉闪烁,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俯下身搂住你,带着不容抗拒的力度,动作却是轻柔小心的,衔住你的唇。



你突然想起不知哪儿听到的传闻——与相爱的人在摩天轮最高点亲吻,能够与他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



————


李泽言的场合



你半推半拉拖着他坐上了云霄飞车的座椅。


当听到安全带落下发出“咔”的清脆的声音时,你的手突然被人攥住,那人的手微凉,手心蒙一层薄汗,连手指的骨节也似乎因暗地里较着劲而泛着白色。


你转头望他,此时的华锐总裁脸色可不好看,黑得和看见穿着兔女郎装坐在他办公桌上的你时一样。


他却仍然嘴硬。

“待会儿吓哭了可别往我怀里钻,幼稚鬼。”


过山车沿着轨道缓缓爬升,待到最高处时,你清晰听见和轨道卡合的“咯噔”声一起,身边传来的闷哼。

 

…………


你搀着一个一八几的大男人下了云霄飞车。


号称商界精英的年轻总裁此时下唇咬得发白,额头渗着冷汗。


你于心不忍,踮起脚在他脸轻吻了一下。

“乖啦,不怕。”

  

(李先生:我,我晕车麻烦开慢点……)

(当时的脑洞:在过山车刚要从最高点冲下去时,李泽言最终忍不住将时间暂停了。
你:说吧你打算爬下去还是爬下去。)



――――――
  

周棋洛的场合

  


你一手拿着冰淇淋甜筒,一手牵着小太阳,奔向鬼屋的方向。

在你们的手腕上相互系着一根红绳,上面的气球晃晃悠悠飘在蓝天白云下。


“唉,慢点慢点,棉花糖要被风吹歪了!”他被你拉得只好颠颠地小跑起来。

你回头笑他,上次节目里吃了那么多棉花糖,还没吃腻?

  
他粲然一笑,金色的碎发反射的阳光温暖得扰乱了你的心弦。“和你在一起,吃什么都永远不会腻的!”


话还没说完,他又埋头去和棉花糖大战,整张脸都埋进了绵软蓬松的软糖中。


你嘟起嘴,那到底我重要还是美食重要啊?


他急忙抬起头,用小兔子般湿漉漉的大眼睛望你。
“当然是薯片小姐!……不对不对,当然是和薯片小姐你一起分享美食最重要啦!”


你瞧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排队进入鬼屋的队伍很长,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头。


他的通告排得很紧,好容易挤出半天时间陪你来游乐园。他不愿把时间耗费在等待上,于是就向鬼屋门口的工作人员小姐姐卖个萌,你们就被破例从工作人员通道提前放进去了。


眼前蓦地一黑,你不觉抓紧了他的衣袖,生怕走失黑暗中迷了方向,亦或是撞上鬼怪。


他感受到你的不安,反握住你的手,把你拥入怀中。因为身高差距,他软软的唇刚好触上你的耳廓,少年稚气未脱的声线此时入耳却平添几分成熟,令人那么安心。


“别怕,有我在。”
   

  

(扮鬼的工作人员:为什么我工作的时候也要被喂狗粮啊?!)
   


—————


许先生我的剩下的你们分。


#滑稽

评论
热度(25)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