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烛审】新年新气象


我流本丸。

  


——————


程度看了一眼本丸的日历,惊恐地发现离一年一度搓澡的时间不远了。
  


程度是生长在小城的南方人。小城的人们喜欢在夏季和冬季的时候去泡浴场。一呆就是一天。


往往是在寒暑假的时候,小城大大小小的浴场充斥着常州话的声音。

既可以不用花自家的水费痛痛快快洗个澡,又可以免去从早到晚做饭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南方人往往是不常搓澡的。


烛台切平日里在本丸也不去管程度,她该泡澡泡澡该冲凉冲凉。


哦,对了,除了程度在本丸度暑假热得发蔫水分都快蒸干想要洗冷水澡的时候,被他及时阻止了之外。


唯有每次临近新年的前几天,在本丸上上下下的角落都被烛台切打扫干净后,终于轮到了程度。
 

  

在微微蹙眉的大俱利和装作一脸沉痛的鹤丸的目送下,一旁的小贞还朝她做了个“保重”的口型,程度就被近侍大人抓去搓澡了。
  
 

  
虽然两人不是第一次共浴了,但看到一个一八六的金瞳帅哥全裸拿着搓澡巾一步步向你逼近还是很刺激。


程度用手抵住靠过来的男人,又自觉不妥把手从他饱满的胸肌上拿开,只好去抢夺恋人手中那块罪恶的源泉——搓澡巾。


“!你为什么不穿着衣服给我搓澡?!”


审神者很羞愤地指着她的近侍说摆明你就是想对我耍流氓吃豆腐。


付丧神表示吃豆腐的是您,耍流氓的事您平时干的也不少,再说穿着衣服待会儿脏了还是得我洗,不如我把自己和您一起先洗一下。


“……那你为什么连洗澡也不脱眼罩。”又不是没见过。


烛台切半蹲下来,牵起程度的手十指相扣,直视着她的双眼。


“您太过可爱,如果您的身影印在我的双眼中,我怕我会忍不住亲吻您。”


程度扭动着想要挣脱光忠的桎梏,“你差一点就撩到我了,真的。”
   

  

烛台切一挑眉,低下头去用唇去堵恋人的口。


程度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措手不及眼冒金星,烛台切趁虚而入。


   
“不,不行了……那里,唔,不、不要……”


那一个下午本丸里回响着审神者撕心裂肺的声音。


被折腾了许久后依然被烛台切拖出来的程度,在裹着浴巾走过自家本丸其他部屋门口时,无一例外都受到了刀剑男士们怜悯的眼神。仿佛在说,主,你辛苦了,我们都懂的。


程度蔫着,也没力气去分辩。她心里暗暗想自家老咪还真的很正直,除了搓澡啥都没干。


推开门,打算回床上躺尸的程度,发现近侍大人也跟了进来,感觉不妙。


烛台切光忠转身锁上门,覆压上来,凑到人耳根。



“明年还敢拿我(远征赚来)的钱养野男人吗?”



——————


被上司拽去搓掉一层皮的我通红地回来了。吐魂。


澡堂太可怕了。泣。


评论(2)
热度(5)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