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知乎体】论一个近视的暗香弟子怎样在这个人心冷漠的江湖存活…?

脸属于网易爸爸,ooc属于我家龟儿子。


搞事预警。



——————————


当一个暗香弟子是怎样一种体验?


暗香是不是全门派都是暗影啊,上次切磋遇到一个超好看的暗香小姐姐,结果我还没动就被她秒了。

暗香是不是都是大佬啊,想知道。



1008条评论   分享

233个回答


渚山  大隐隐于世的佛系咸鱼,才不是因为谁也打不过而成为生活玩家的呢,哼╭(╯^╰)╮。

 


谢邀。



我讲讲自己的故事吧。


我,是一个暗香男弟子。


作为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我一袭夜行衣,隐匿于黑夜,夺人性命于无形之中。



为了当一个师姐口中的乖师弟,江湖上人人称赞的好侠士,我骑马从未撞过人,轻功从不走房顶,社会上的闲事从不过问,从来不偷瓜摸鱼也不在云梦澡池子里钓鱼,我打不过就遛,隐身从来不用作逃跑,打败了绝对不朝对方叫爸爸。



但,作为个个切纸灯手不抖气不喘心不跳刀工可以切牛肉薄得比新东方还熟练厨师杀手暗影如云的门派——暗香的一员,我是,


一个近视加重度散光。


说来我也是不信的,可是那个因为近视被师姐逼着练了三年说是可以锻炼眼力的切水果,哦不是,山前灯的人,的确是在下。




因为眼睛不好的缘故,经常是风一吹,眼泪就不受控制往外涌。


有次香帅送负伤的我回暗香,送别时我在风中热泪盈眶,望着他迎风远去衣袂飘然的背影,泪水像脱缰的水牛欢快地蹦跶着顺着脸颊淌下来。


师姐见我哭成那样,心疼地把我搂进怀里,像哄小孩儿一样轻拍着我的背。


“乖啊师弟,我们暗香弟子不要为那个四处留情的渣男流泪。”


感受着她踩高跟比我还高半个头的柔软的怀抱,我还想多待一会儿,硬生生咽下了哽在喉咙口的那句“师姐我不是我没有,我就是被风吹得眼睛痛。”


听着师姐似乎话中有话,我把头往她怀里埋了埋,想来师姐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




由于畏光的缘故,我经常在大白天被天上那明晃晃的太阳照得发懵,一不小心又撞在金陵人家的房顶上。


和门里另一个夜盲的师兄相依为gay



都说暗香弟子无论男女皆手巧心细。我听了这话蹲在水边照了半天差点扎成麻花的脏辫。


再说到一次钓鱼时,我身旁正好有个云梦小姐姐,不到一个时辰岸边就满是活蹦乱跳几十条大鱼。反观我折腾了半天,才钓了小鱼小虾三两只,脚边堆满了破布破罐子,感情我是来义务的清理河道的。唉,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虽然我不会砍树,也不会挖矿,但是我会采花啊。


可就在我薅了一把fafa放进包包里的时候,猝不及防窜出一条狂吠的狗来,追着我跑了几条街,就差用暗香的独门绝技隐身跑路了。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啊QWQ



反正感觉暗香里面除了我,同门师姐妹都是大佬。哭哭。



ε=(´ο`*)))唉不说了……宁宁师姐喊我回家吃饭了。




——————



要过年了又能收到师姐的红包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嘿嘿。


提前祝大家狗年大吉,新的一年越来越狗。



问问有没有天净沙人间如梦的小伙伴一起来玩呀❀

评论(5)
热度(55)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