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和家咪度过的没羞没臊的生活第一年

[以此纪念我运营了一周年的三号咸鱼本丸,和陪伴我走过这一年来所有酸甜苦辣的光忠和各振刀刀们。]


成为秃头审神者一周年啦!撒花!✿✿ヽ(°▽°)ノ✿



本丸沉迷搞事所以没啥战绩,唯一兴趣就是收集烛台切大队和赌刀。(大雾)





辛苦拉扯起一队的情形还历历在目。真是特别感谢开荒的一队,除了六图的夜战几乎所有图都是他们推过的。当时打七图的时候极短还没凑满一队,靠伊达和鹤小狐次郎莽过了日战最高难度,现在想想也是心惊胆战的。


初始刀是清光,当时也是因为冲田组入坑的。

初恋刀是kuri,因为他太可爱了而认识了光忠。



话说刚开始锻到烛台切的时候我根本没注意到他,黑色调的装扮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刀里显得特别不起眼,甚至都不像是伊达刀。

后来才逐渐挖掘到了老咪的可爱之处啊,牛郎样打扮的老妈子实在太戳萌点。呜——



吹爆伊达组。

最喜欢的刀刀就是伊达刀,前主政宗也是,超可爱的人!





当时觉得普刀毕业都是一件特别肝的事业,现在跟极化刀爸爸的经验条一比简直太幸福了。

记得每一次活动都肝得死去活来。

第一次打秘宝,当时练度不够死得很惨。

第一次战扩沟完全图。

第一次限锻出货。

第一次打检非。

第一次打连队战。

第一次挖穿大阪城。

第一次找到走失(三明)老人,虽然数珠丸老人现在仍下落不明。

 

第一把短刀被送走,修行回来后就变成了爸爸。

记得当时删了又下的刀乱,现在想来这也是我绝对不会碰的那种靠爱(肝爆)发电的游戏,却神使鬼差地一直待了这么久。或许这就是天意吧,才让我遇见了伊达,遇见了光忠。



三生有幸。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然后,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烛台切光忠!(老咪:嗯?)


下一年也有多多的爱(肝),能载着我和光忠越走越远!

评论(2)
热度(4)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