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暗武(前提)/暗少】柳暗花明又一村(又标题还是简单粗暴一点吧因为和内容根本无关(一)

· 全程瞎写。就想嫖和尚和道长【。】

• 而我并没有和尚,ooc属于我。

•改了一下,排版依然迷。



少林和暗香是在一次麻衣本认识的。

少林在进本前就注意到了一袭夜行衣暗色隐匿在角落,那一个用围巾将面容严实遮盖的少年。

少林本是佛门中人,自小就不近俗世人烟,但这几年来行走江湖也不免逢着世间百态,看过了形形色色的人,阅尽了无数风尘如沙般飘散。匆匆一瞥眼眸中尽是沉淀的黑,但只在阳光下一照便熠熠生光,映出几分翠蓝。

带着这样颜色的冰冷眼神,他还是头一回遇见。

只一眼,就再也无法将其从脑海中抹去。

像一抹星光,又像一把淬了毒的利箭,直直撕裂了他弥
漫着檀香佛光影影绰绰的天空,闯入了他的世界。

他开始留心这一个暗香。

如他的门派一般,暗香每次出现,空气中总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清甜香气。那是与他的眼神很不一样的香。少林以为香囊原是那些涂脂抹粉的女人家佩戴的玩意儿,但暗香身上的香气,确是和他那冷月般的身影说不出的相配。

也许他天生该是香的,少林想。


少年的行动诡秘,杀人手法老练,不知是否涂过毒寒光缭绕的匕首闪烁,便有尸体倒地,几条性命被收割。

暗香身形显现,半蹲落地,嘴角挂一抹隐约的笑意,血自刀尖滴落在地,手臂上一道道旧伤新伤重叠,让少林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日的情形少林记在心上。

再见面,却又是不同的样子了。




少林在金陵寄宿的旅店内,再次嗅到那熟悉的香。房内灯影混着烛光,纱帐里人影晃动,兰香中溢出丝丝缕缕的靡态。

暗香的衣衫半解,本就开到胸口的衣领被扯得松松垮垮,此刻是再无半分遮挡功用,围巾早已不见,传说中被看见的就要以身相许暗香的脸被那位伏在少年身上的道长尽收眼底。

少年手无力地撑在武当的胸口,却起不了半分阻挡的作用,倒是添了不少欲迎还羞的意味。他本就松松垮垮的衣衫半挂在腰间,随着动作滑落,只留身上绑成龟甲状的红绳衬得苍白的肌肤似乎也沾染了些许情潮的红晕。

武当眼中光闪了闪,拉过他的手用绣着暗纹的腰带绑住拉至头顶,顺手拿过桌上燃着的红烛。

点我看真假暗武暗车(不是)

暗香并不喜欢情事,只不过这是除了溅在脸上温热尚有余温的血外,唯一能让他确认自己是谁的事儿罢了。

但这一切在少林眼里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和尚虽不曾进出风月之地未见过男女之事,却也知一二分人情世故。那红纱帐内被捆着的少年扭动挣扎的模样全看在他眼里,被认为是起了色心的道长强逼他去做那档子不清不白的事。

 

他暗道一声:“得罪了”,脚一蹬地破窗飞身而入,禅杖在风声到前裹挟着破空声过去。

 

武当搂着暗香的肩都快要跨坐在人腿间,不知怎的窗外忽地一阵劲风袭来,他顿时清醒了半分,看清自己所做羞红了双颊,心中默念一句“福生无量天尊”。他还以为是暗香的仇家寻来,奈何房内逼仄无法施展剑法拳脚,慌忙整了整衣衫欲出屋与人一战。

谁料那不速之客竟掳了暗香就跑。道长大惊,待追出去时,人影却早已乘着轻功蹿出几里开外,徒留漫天星辰熠熠。

 


少林抱着暗香凭夜色掩饰,一路飞掠直至少林山角下一淙溪水边。

方才打斗间房帐里不知燃着什么香熏得人眼鼻发昏,了却外界嘈杂烦扰后,少林又一次嗅到了少年周身丝丝缕缕的兰香,不同于往日的清冷,带着暗涌的情潮迭起的香甜,摄人心魄。

他只觉怀中人愈来愈沉,再催不动真气运轻功,直直怀抱尚被捆绑结实的那人一同跌入水中。

 

 

“阿、阿弥陀佛,施主得罪了……”少林发昏发胀的头脑被夜里冰冷沁骨的溪水激得霎时清醒了几分,禅帽下的脸烧红到了头顶,他语无伦次慌里慌张手忙脚乱想爬上岸,却被水里横插的一脚踢中拦下了。

 

暗香本只是想叫住那和尚让他帮自己松绑,奈何双手仍被反剪捆在身后,再者不知少林何名何姓,喂喂叫了两声不应,才无奈伸脚。

不料水中一脚踩上了那拉低了斗笠想悄悄溜走的和尚微微抬头的小兄弟。

暗香心里暗暗好笑,原以为这少林是个摒弃私欲的佛家弟子,其实早就动了凡心。

 

他假装不知情,悄悄收回脚,开口是哑哑的嗓音。

“大师就打算把我这么个手无寸铁的可怜人独自留在荒郊野外?俗话说送佛也要送到西,况且大师您救了我,我还不知怎么回报这救命之恩呢。”

配合着自己周身只披着的一件湿漉漉紧贴身上少林的袈裟外,暗香装作可怜逼真地打了个冷颤。

 

那少林先是一僵,口里念叨着什么企图忽略身下的异样,并不敢正眼直视暗香,头是越来越低,差点斗笠边没碰到水。

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全被少年收入眼底,他被这小和尚可爱的不行,颇为大爷状地叮嘱他几句解绑的步骤,就等着他动作了。

 

 

少林坚持要在刺骨漆黑的溪水里松绑。暗香也没问,只是打趣道:“都是男人,大师你害羞个什么劲,难不成一开始你也把我看错成女子了?”

 

tbc.

· 其实暗香是总攻。m位的攻不觉好吃吗?x

评论(12)
热度(11)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