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新剧情后睡不着觉又不愿听叠纸念经的对许先生的私下分析


他应是孤独的。


他的世界没有色彩,没有味道,是否连气息也没有呢,我没问起过,他也不说。


他品味不出世间的酸甜苦辣。无法共情,不懂何为骄傲,何为幸福。只有幼年痛失双亲的那场噩梦,像是点醒他能力炸响的闪光,又像是朦朦胧胧而挥之不去的迷雾蒙住他反射的七彩色泽的双眼。


经历过那些的他,幼小的他该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对于将脱离自己控制的事物抱有不安和提防,因此,那是潜伏在阴影之下如巨兽血盆大口的占有欲与控制欲。


也许,从八岁至今的十八年来,每一天都是一场梦。他既是梦的主人,又是旁观者。


他的生活却没有梦一般的色彩。单调得只剩他残忍的目标。



世界对他来说简单过头。


了如指掌的东西常让人觉得无聊透顶。


人们觉得难以捉摸的复杂情感在他眼中只是黑白灰冰冷化学式后面会发生的必然反应。人际交往的圈圈绕绕于他也不过是教科书上倒背如流1+1=2的简单公式罢了。



于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也习惯了这么做——用笑得恰到好处的面具来伪装自己,以便更易达到目的。


不知不觉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搬得仿佛他天生的样貌。或许已不是刻意表演,而是融入骨与血成为身体的本能,就想呼吸一样自然,伪装成一个大家都喜欢的,善良的人。



他就是一个善良的人。


他不是冷漠无情。只是多年情感的缺失与自我封闭让他无法一下子接受你情感浇灌的甘霖。


太久太久,久到他都快忘了爱的滋味。


他心底的坚冰下生长着渴望感情的种子,但厚厚的心灵屏障和条件反射让他不禁反感,并发症是自我怀疑。


他怕自己因为共情而变得懦弱。


想生物体趋利避害一样,他想逃跑。但不能。




于是他接受了自己对你的感情,和欲念。




雨过天晴,绚丽的彩虹出现。


只一眼,让人再也无法忘记明媚的色彩,继续生活在黑暗。


遇到你之前,他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明,无情无欲。


遇到你之后,他是堕落的天使,为贪婪所诱惑,不惜代价追逐世间仅有的色彩。



他如冰川如水晶看起来那么美丽又坚不可摧的外壳,在你热烈纯真的心的温度下融化。


你给他带来色彩,带来温度,带来光明。


公式和数据编织成的空荡躯壳最终被浓稠彩虹般如丝如缕的情感填满,心的空洞有了归属。


勇敢认清,并面对自己的真心。他对你的每一句话语,每一个回应,每一次约会,都慢慢不再带有刻意。


他只是想与你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因为,下一眼就可能站在对立面。



· 好久好久之前就写好的人物分析,退坑的咸鱼看到剧情更新又忍不住翻身萌动了一下。

评论
热度(33)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