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烛审】假装是给自己的520贺文(。)

· 我流本丸


· 爬墙数月差点被关在本丸门外。



和光忠在一起的第一个520,程度被近侍大人用刀指着。烛台切举着本体一脸毅然决然:“主,你再不回家,我就,我就……”


他“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个下文。


大俱利抱臂站在旁边,“主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一个人也很好不是吗?”他转头朝程度,淡淡地:“千万别回本丸,如果你不想让鹤和小贞搞死。”



最终程度还是窝回光忠怀里的专属座位啃着近侍削好的凤梨。


她百无聊赖翻看近来的公文。


“唉,联队战啊,肝不动肝不动,大包平一振就够了。”


“唉,大阪城啊,肝不动肝不动,毛利太绿了那是没见过的孩子一期不会怪我的。”


“唉,限锻啊,哎小龙啊……。说不定能……”


光忠给她喂凤梨的手一顿,程度咬个空不满地瞪他。看她毫无自知烛台切气结,干脆把果肉丢进自己嘴里故意咬得果香四溢。


程度鼓起脸伸长了颈子去够他,强吻上他撬开唇齿去掠夺里面被嚼得稀烂的果泥。烛台切眼罩外的那只眸子里金光闪烁,似石入池水波起圈圈涟漪。他回吻,直吻到怀里人透不过气眼角沁了泪才停下。


“你说大包平一振就够了,却想着要第二振小龙。”兀然响起的委屈语调让她一愣。


她突然笑了。“和自己孙子辈吃什么醋。”




“大包平一振就够了,小龙两振就够了,烛台切,那可是多少振都不够的。毕竟天下烛台切皆我老公……唔诶诶。”


“是吗。程度,我生气了。”烛台切扛起程度往卧房走去。


然后干了个爽。(



评论(2)
热度(9)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