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团兵#来一个牙膏味的吻如何?



埃尔文每次刷牙都很喜欢挤非常多的牙膏,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了那口令他得意洋洋的大白牙。



拥有一口洁白的牙齿是成功人士的表现,里维。他这么说。

但是利威尔挺讨厌嘴里有一满满的泡沫和牙膏味。这对一个有洁癖的人儿来

说可有些不可思议。

并不是说不刷牙。利威尔也会在饭后睡前认认真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刷一

遍他那口也还算整齐的牙,然后含口水咕噜咕噜把满口白沫一股脑儿全吐进

下水道。末了再顺手洗把脸。



也经常遇见牙膏被那个大块头用完了,家里却没了存货的事。

有时两个大老爷们儿也不在意。

都是利威尔熬不住用清水刷牙了,噔噔噔下楼买了几盒牙膏顺带一大袋子威

猛先生之类的清洁用具,在噔噔噔上楼把牙膏扔给那个威猛先生。

埃尔文打趣他说,明明每次都记得买清洁工具,同样是每天用的东西,牙膏

就不记得买?

那是因为清洁剂只有我一个人用,而牙膏还有你这个消费大户。如果你不想

刷牙也没关系,那就别老是凑过来亲我。还有,刷牙的时候别说话。

然后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了。埃尔文的脸突然放大到利威尔跟前,轻啄了一

下对方的唇,留下了有些可笑的白色泡沫的痕迹。见他有些嫌弃地皱了皱

眉,埃尔文玩心上来得寸进尺地撬开了他的唇,带着一嘴薄荷味儿的泡

泡,挨个儿把人的牙齿舔弄了一遍。

利威尔是被这牙膏味的口水儿弄懵了,刚开始还没反应得过来,又怕一动不

小心把牙膏沫儿咽下去。那味儿可够他吐好久了的。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还连着一丝牙膏味儿的口水。

利威尔想,去他妈的清新口气,你我更亲近。

评论
热度(12)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