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aph十周年贺文☆

十周年快乐!

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一集五分钟,
六季147集,
三千六百多个日子,
属于黑塔利亚的十年匆匆奔过却又闲庭信步,留下足够的时间瓶子让我们分装美好的记忆。
我们开始相信世界有喜怒哀乐,国家有悲欢离合。
历史不再单是纸页上贫瘠的文字。他是一些有灵魂的人抚摸留下的指纹,是几千年古国感慨的无名自传,是逝去国家的挽歌,是新生国家搭乘的送婴鹤。
他们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特征。不管是呆毛、平光眼镜、粗眉毛、肩上的肥啾、姐姐织的围巾,还是粉碎地球歌、死扛、滚滚和龙上司。初涉aph的人会害怕众多角色和设定,但一旦熟悉他们,就会牢牢记住再也不会搞混。
我们爱他们身后的历史。
独立的冷雨交织焚毁少女的烈火,西里西亚的剑戈折射德累斯顿的焰光。在厚重又沉重的历史面前我们会忍不住设想,当人性混杂着利益,当有这样一群被身为国家的特殊身份禁锢的人面对风云涌动的纷争,究竟会发生什么。这是难以言尽的魅力,属于人类,属于过去,也属于以新的视角重新体会历史的aph。
我们爱他们独有的人性。
超级大国可以是个精力无限的19岁外貌少年,孤独的北疆之国有着难以琢磨的扭曲性格,远东邻国是个会温柔做饭团的男子。东欧的不死鸟也曾经抱着大腿在挚友面打滚嬉闹,多佛海峡两岸的冤家吵吵闹闹百年不休。他们是那样鲜活生动,即使我们都心知肚明他们只是动漫角色,也不妨碍我们去幻想:有一天在埃菲尔铁塔下会有个随性的男子自告奋勇当导游,伦敦街角的小店里会有位绅士每日光临,而世界上会有一个角落——大小不定,却能装下aph所有的角色———有一群人在举行世界会议,攀谈些奢侈又美好的未来。
慢慢的我们就有了自己的梗,比如“联五只开会,轴三只训练”“亚瑟的爱心厨房”“新闻联播与灵魂舞者”“方成德意志团子”。
慢慢的我们接受了本家有些潦草却活灵活现的画风,一边哀嚎本家上色大魔王直男配色,一边努力还原人设,cos出国家们各种各样的生活。意呆可以穿蓝色的军装,也可以像霓虹太太的水之都设定穿上魔法师制服;阿尔带上铭牌就是雨森笔下英气的美国大兵,换上愚人节服饰又变成了可爱的米熊。
慢慢的他们渗到了生活的角落里。也许是看欧洲杯时脑内带入的一个念头,也许是瞥到国旗时回想起的熟悉的影子,也许是看时政时的调侃吐槽。我们为不经意间积累的知识骄傲,也摩拳擦掌想用自己的画笔或者文字延续他们的故事。说不定很多年后当你的孩子想让你教他画画,你会突然发现,自己还记得那个大鼻子围围巾的小人儿怎么画。
每每我总是感叹于aph无限的延展性。他的动漫可以完结,但国家们的故事不会结束。因为这是一个与历史和世界并肩构造的世界,只要你还记得,只要你还相信,这个故事就可以讲到永远的永远。
所以,aph或是hetalia或是黑塔利亚,这些字眼所代表的作品将会一直走下去。十年飞逝而过,满载满足与伤感。结束旅途毕业的人带着美好的经历扬帆而去,初来乍到慢慢了解这部动漫的新人会继续书写他们的故事。
感谢我所爱的角色们,感谢日丸污秀和老师,感谢为aph挥洒汗水的同人太太们,感谢所有爱过aph,或驻足在这部作品停留过的人。
感谢这个世界,
感谢下一个十年的开始。

黑塔利亚,十周年快乐。

从最初相识的悸动开始,以最终相爱的感动结束。

评论
热度(46)
  1. 渚山这是人类的伊大布 转载了此文字
    十周年快乐!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