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庄子,你还在外太空挨饿吗? 【出处:圣人请卸妆/作者:咪蒙】

呜。

我是蝴蝶,蝴蝶是谁?:

找了TXT版本的全部复制过来存着,咳,偷偷,偷偷,望作者勿怪,回头我便去买书。


实在太喜欢这一篇,也望读了这篇的能去买书瞧瞧,也好尊重作者。










先秦诸子,当所有人厮混名利场,只有庄子在野外淡定地玩泥巴。




    作为穷光蛋,他擅长挨饿,饿到借米吃还坚持耍刻薄。




    《庄子》就是文字版《南方公园》和《搞笑漫画日和》。




    他是唯一的超脱者,世界想和他谈谈,他懒得理睬。




   1




   相位哪有吃鱼重要




    钓鱼是《古人装B指南》中第一条行为规范。




    姜子牙八十多岁高龄,假装钓鱼,其实是钓文王,文王很配合地上钩了,送他豪华官位。




    庄子也钓鱼,但是他不听装B指南的话,居然真的在钓鱼,毫无诗意——因为他很饿啊,鱼是多么高档的荤菜。




    上一顿吃饱是什么时候呢。他和他的胃陷入遥远的回忆中。




    这时,楚威王派了两位大夫来捣乱。




    他们清了清嗓子,恭敬地说,excuse me。庄子你好,我们国君想麻烦你,把国家大事交给你管理,你愿意吗?




    这种情况下,诸子百家都恨不得跳上去说“I do”。




    庄子除外。




    相位和吃鱼,谁更重要,明显是吃鱼呀。这两人真不懂事。当初尧要把王位交给许由,许由躲啊躲啊,都躲到深山老林了,尧还是不放过,继续派人请他出任大官,许由被逼无奈,去颍水边洗耳朵,没办法,这些庸俗的话把耳朵搞脏了。




    庄子没许由那么具有道德洁癖和装逼精神,他“持竿不顾”。当那两只嗡嗡叫的蚊子不存在。




    蚊子很执着,死皮赖脸地等。




    庄子决定快速打发掉他们,说,如果你们是乌龟(你知道,古人喜欢用乌龟来夸人),愿意当一只忍者神龟,被贵国楚王当宝贝,死后成为全球最幸福的标本,骨头被供奉在宗庙里,镶着金银珠宝,身批绫罗绸缎,大家还要买高价票才能来瞻仰;还是当一只快活野龟,拖着尾巴在泥巴里打滚呢?




    对方说,那还是后者比较爽。




    庄子说,那就是了,你们回去吧,别耽误我在泥巴里打滚。




    于是,庄子如愿继续担任挨饿家——他的饿,不是一种无奈,而是一种选择。如果他愿意,虽然做个官,也能混个中产。但他偏不,为什么要为了区区一点生活费屈从于体制?他靠编草鞋赚点稀饭钱,有一天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去找管水利的小官监河侯借点米,监河侯考虑到庄子的偿还能力,佯装热情,借米好说!我马上要去收税,等我收完,一口气借给你三百金!




    庄子怒了,但人家是文化人,不玩飙脏话这套,他给监河侯讲故事,说自己碰到一条小鲫鱼,小鲫鱼说:“我是东海的水官,你要是给我一升水就能救我的命。”




    我说,好啊,我正要去吴越,刚好引西江的水来救你。




    小鲫鱼说,你这种救法,不如直接去卖鱼干的铺子找我。




    稀饭都吃不上,还忙着当故事大王。庄子,你要不要这么卖萌。




    2




    资深挨饿家坚持恶毒




    庄子的可爱,就在于他的不靠谱,饿到面黄肌瘦还坚持恶毒。




    庄子的老同学曹商跟庄子说,我这个人呢,对住破房子、编草鞋、饿得形容枯槁这种事不擅长,我就只能做做代表宋国出使秦国,深得秦王欢心,得到上百乘马的赏赐这些事啦。




    面对如此直白的炫耀,庄子的故事瘾又发作。他淡淡地说:听说秦王有病,遍求天下名医。能治好他的脓疮的人,就可以赏他一乘车马;能为他舔屁股缝里带脓的痔疮的,就可以赏他五乘车马。给他治的病越猥琐,得到的车就越多。曹商啊,你为秦王舔了很多次痔疮吧?不然怎么有这么多车马啊?




    曹商不明白,一个擅长挨饿的人,不妨碍他同时擅长重口味和耍刻薄呀。




    惠施在梁国做宰相,庄子去梁国找他玩,有人跟惠施说,庄子专程过来,可能是要代替你做宰相哟。




    惠施一听,吓坏了,就发动手下人全国搜寻庄子,唯恐相位被夺。庄子听说这事,主动现身,直接找惠施,说:“南方有只鸟从南海飞到北海,很屌,不是梧桐树不肯停下来休息,不是竹子的果实不吃,不是农夫山泉它不喝。它如此圣洁如此精神贵族,有只猫头鹰找到腐烂的老鼠,正准备享用大餐,抬头看见刚飞过的鸟,以为要被夺食,惊慌不已。惠子啊,你这么兴师动众地找我,以为我像你这么不挑吗?”




    惠施就是个受虐狂。被骂了一顿,很happy,从此担任庄子唯一的好友以及御用讽刺对象,两人成天以互相羞辱为乐。呃,难道这是爱情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不然,为什么后来惠施死的时候,庄子哭得那么伤心?




    而腐烂的老鼠,就是庄子眼中的相位。对他而言,所谓名利,宛如狗屎。先秦诸子中,一类在名利场混得风生水起的,比如苏秦张仪这类合纵连横的公关天才。一类如孔子孟子,混得差点。诸侯对孔子爱答不理,即使这样,孔子收徒弟,每人交10块干腊肉,他大致也搜集了3000块腊肉了,所以他能“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很小资地要求肉要切成大小相同的正方形,加上生姜细细炖烂才能入口。而孟子呢,虽然没得到显赫官位,但带着一大票食客在齐宣王那里一边胡吃海喝,一边发表“君子远庖厨”、“万物皆备于我”的清高言论,齐宣王乖乖给他盖别墅、送支票,帮他养门客,日子也很惬意。还有一类,就是老庄,远离名利场,问题是,老子的远离,是假装的,他的无为,是为了无不为,他的《道德经》,跟美国罗伯特·格林的全球畅销书《权力的48条法则》有诸多交集,主旨就是,如果你想得到权力和利益,就要假装淡泊名利,这样你才能笑到最后。




    而只有庄子,是真正的“无为”,他什么有意义的事也不做。当宰相?不要。收腊肉?不屑。他连城市都懒得接近,淡定地在野外玩泥巴。




    3




    他发明了以趣味超越功利




    庄子的牛逼在于,他把无聊这件事,变得很有趣。用趣味来超越功利,这是庄子的发明。




    他家的米很少,可是他的才华很多,完全放不下,没办法,他写《庄子》,不是为了成名成家,只是挥霍才华而已,跟富豪烧钱同理。




    另一个才华过剩的挨饿家曹雪芹写《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而《庄子》这本书,也是一些“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不过没有眼泪,走的是神经病路线,东一句、西一句地乱来,你完全猜不出接下来要讲什么,猜出来他就不是神经病了。




    《逍遥游》就是一个惊悚故事,类似于《哥斯拉》,有条大鱼,叫做鲲,大到不知道有几千里,它想去南极度假,从海里飞上天,变成了大鸟,叫做鹏。大鹏奋力一飞,两只翅膀张开,把天空都遮住了,大家都没法晒衣服了,海水都被振到三千里高空去了——这明明是海啸呀,而鹏才不管这么多,到九万里高空玩去了——这剧情很熟吧,完全是好莱坞灾难片的开头嘛。




    佛经上讲阿弥陀佛本人有个特点,舌头超级大,说法的时候,舌头吐出来,唉哟,把太阳都遮住了,日光浴什么的都没法搞了。




    大概写佛经的人也像庄子一样饿吧。一个人很饿的时候,神志不清,连手指也能看成火腿肠,完全不顾什么现实逻辑,吹起牛皮来也格外汪洋恣肆。




    有一天庄子做了个梦,梦见自己COPLAY梁山伯与祝英台,变成一只蝴蝶,飞呀飞呀,谈谈情跳跳舞,真开心。等到醒来,发现自己怎么变成人类啦。于是他很困惑啊,我到底是蝴蝶做梦变成庄周了呢,还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了呢?谁是现实,谁是虚拟,没人知道。




    基本上,庄子是饿晕之后,产生了幻觉,但这个幻觉,多么科学多么深刻。这个故事也被拍成电影,叫《盗梦空间》,不过据我所知,导演诺兰还没给庄子版权费。




    庄子的深刻,就隐藏在这些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故事里。




    他讽喻现实的方法也很后现代。他生活的时代之所以叫战国,就是不打仗就浑身不爽。对于这种战争癖,庄子不像墨子那样苦哈哈地搞和平演讲,也不像孟子那样气呼呼地泼妇骂街,他轻轻一笑,又开始写起剧本来。




    从前有一只蜗牛,别看它芝麻那么点大,人家触觉上别有乾坤哪。左角上有个国家,叫触氏,右角上有个国家,叫蛮氏,这两个国家都想霸占对方的领土,发生了大规模火拼,差点动用核武器!结果伏尸百万,战胜方追逐失败方,花了整整半个月才回国!




    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还有比这更高明的吗?你们国家之家打打杀杀,视人命如草芥,以为自己干着统一天下的雄伟霸业,其实争的那点地盘,在外星人看来,不过像黏糊糊的蜗牛角而已。




    在庄子以及之后的道家看来,地球是有生命的,它有性格,有意志,有活力,江河海是他的血脉,新疆天山北部有个洞,那是地球的嘴巴,通过它呼吸和叹气。我们人类不过是寄生在地球上面大一点的细菌而已。作为细菌,要遵守细菌的守则,不要破坏地球,不然地球会痛会生病,最后先倒霉的还是细菌自己——这大概史上最早的环保主义。




    美国恶搞动画片《南方公园》有一集讲头上的虱子的故事。虱子们寄居在人的头顶,由于过度开发,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学者虱子号召族群迁徙,然而人要用杀虱液洗头了,灾难袭来,家园被毁,虱子们妻离子散,山河破碎。唯一幸存的虱子由一只苍蝇天使协助,抵达一个河蟹星球,该星球的主人是:安吉丽娜朱莉。




    明明是抄袭庄子的创意嘛,只不过庄子不认识安吉丽娜·朱莉。


   4




   把《庄子》写成文字版《动物世界》




    庄子把孔孟用来研究帝王之术和社会法则的时间,拿来研究虫啊、小鸟啊、犀牛啊这些玩意。越认识人类,他就越喜欢飞禽走兽。但他却是先秦诸子里唯一不对君主说话而对我们这些老百姓说话的人。他把《庄子》写成文字版的《动物世界》和discovery频道。他总是用飞禽走兽来隐喻人的境界,鲲啊、鹏啊、蜗牛啊、细菌啊,要讲的是什么,是视角,是境界。如果你用宏观的眼光来看,很多当时非常在意的事情,其实真的狗屎不如。5岁的时候你觉得碗里少了块红烧肉天就要塌下来;15岁时日记被父母偷看就开始仇视长辈;25岁被同事抢了功劳就恨不得钻研东野圭吾的小说秘密杀人;35岁时参加同学会发现自己开的车很挫自杀的心都有了;45岁时因为有点秃头决定憎恨全世界头发还健在的人类……所有的怨怼和满足都是因为缺乏远见而已。




    当你超越世俗的得失欲和功利心,就会像大鹏鸟一样,拥有挟泰山以超北海的雍容气度,陶渊明、李白、苏轼为什么格外可爱,就是因为在超脱的层面上,他们读懂了庄子、山寨了庄子而已。




以前看一部好莱坞电影《黑衣人》,威尔·史密斯和汤米·李·琼斯主演的,讲外星人,最后镜头从城市延伸到地球……月亮太阳……银河系……,最后它们都包裹在一个玻璃弹珠里,外星猫拿它当玩具呢。这样的视觉转换,很多人觉得震撼,其实,在庄子那里,这手法已经玩过了。




    而这部电影其实讲的也是庄子。一开头电影就说了,地球并不只是人类的天下,有1500名外星人生活中我们当中,只是人类毫不知情。




    庄子一定是这些外星人之一。越是读他的文字,越觉得他像《K星异客》里的凯文·史派西,来自K-PAX星球,连着皮吃着香蕉,和精神病们相见欢,自己也被当成精神病。当医生问他,如果我偏偏不相信你是外星人,你会怎么想。他说,我会认为你需要注射镇静剂。




    作为微服私访来地球考察的外星人,庄子站在世界的对面,打量这个体量庞大的家伙,发现它充满了荒谬和冷笑话,万千地球人撕破脸皮在名利场上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你争我夺机关算尽,他则站在野外冷笑。




    这帮傻逼,虚度了多少在树下乘凉的美好光阴。




    5




    整个宇宙,就是他的玩具城




    当妻子死去,庄子“鼓盆而歌”,活像一个rocker。妻子已经回外星了,我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故乡呢。超越是非,超越得失,甚至超越生死,这就是外星人式的大境界。




    后来冯梦龙在《警世通言》里把这个故事来了个全盘恶搞,变成庄子假死,易容成楚王,测试他妻子是否忠贞的狗血八卦。妻子看楚王多金又帅气,立马上钩,最后发现真相,只好羞愤自尽。




庄子这样藐视俗世规则的人,变成男权斗士,要求女人从一而终,发现妻子不忠贞才看破红尘,鼓盆而歌。




    大境界变成小三俗,要是庄子知道,只怕又要投以轻蔑地一晒。但男人们喜欢啊,多符合他们的意淫,多巧妙的道德恐吓——看你红杏还敢不敢出墙,别想了,出去遇到那些美好的男人也是我变的!冯梦龙的恶搞被改编成京剧《大劈棺》,改编成港片《庄子试妻》,还改成美国版话剧、德国版歌剧,全球男人弹冠相庆。




    地球人也就这点见识。




    当外星人庄子快死时,他的学生们商量,要是老师死了,一定要厚葬。




    庄子说,对的,绝对要厚葬!我要以天地为棺材,日月星辰为陪葬珠宝,天下万物是送我走的礼物。




    这是什么气魄?整个宇宙,就是他的玩具城。




    学生们不同意啊,那不就是把老师扔进荒郊野外嘛。不行呀,乌鸦老鹰把你吃了怎么办?怎么也得搞个棺材葬在地下呀。




    庄子说,把我放旷野里,乌鸦老鹰要吃我;把我埋在地下,蚂蚁也要吃我。你们怎么抢了乌鸦老鹰的大餐,专门送给地下的蚂蚁吃,太偏心了呀!




    这才是真豁达和真幽默。鲲和鹏不在于形体之大,而在于境界之高远。形体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在乎。当你齐了生死,齐了万物,齐了物我,你就得到了庄子认为最高的境界:道。道在哪里呢?




    东郭子跑去问庄子,道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庄子说:道无所不在。




    东郭子这麻瓜听不懂,追问:到底在哪?




    庄子随口说:在蝼蚁。




    东郭子很不满,说:屁咧,道怎么可能这么卑贱,寄生在小虫子身上?




    庄子又说:在野草。




    东郭子更加不满:这不是更没档次了?




    庄子逗这孙子玩:在瓦甓。




    东郭子痛苦啊:就没一个高尚的地方么?




    庄子烦死了,干脆说:在屎溺。




    这下东郭子终于他妈的闭嘴了。




    这一段改编一下,不就是那个神经病动画《搞笑漫画日和》的风格吗。




    儒家强调的是万事万物要严格分级分等,其秩序神圣不可侵犯,而庄子说,排你妈个头,只要你超脱世俗游戏规则,风雅颂和屎尿屁根本没区别。




    他身体力行地告诉我们一个真理,不要把人生浪费在正事上。主流社会鼓吹的正事,不就是削尖脑袋拉高胸部赚大钱,买名车、住豪宅吗?当钱和权成为衡量人类高低贵贱的唯一标准,只有庄子跳出这个规则,专心致志地耍无聊,并且从不为自己的闲散感到恐慌和自卑。




    让现在的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方法,就是引进一批庄子。




    PS: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庄子的脑残粉。爱他所爱,憎他所憎。陈丹青说,他在清华当艺术系教授,问学生,说说对你的人生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书,有个学生答,董存瑞的故事……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喜欢很多很多人的书,可是,只有庄子,才是我的心灵母鸡汤。每当我变得功利,开始计较得失,开始在意别人为世界制定的秩序,只要看看庄子的文字,我就会变得平静下来。




    看在我很少矫情的份上,就容我说个真心话,也许我的哭点长得很奇怪,但看庄子,我总是笑过之后,很想哭。他的美好,衬得这世界真猥琐。




    如果说,很多时候,写文章我是为了好玩,因为自己高兴。只有这篇,是真心想表达我的价值观。那就是,成功算个逑。





评论
热度(44)
  1. 渚山我是蝴蝶,蝴蝶是谁? 转载了此文字
    呜。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