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 学院paro

 * 很久之前码的设定终于写出来了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天丑

 * 钟情于庄周软乎乎的小肚子和睡衣


扁鹊是前脚住进这宿舍后,那青年便搬进来了。


他打开了门通风透气,想刚开学仍闲来无事,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一头乱发睡眼惺忪拖着大包小包左臂弯还夹了个水洒了一半,里面有条被晃的半死不活的鱼的玻璃鱼缸的身影。


同学,醒醒,鱼要掉出来了。


扁鹊才想起自己已经毕业成为这学校的新任校医,之前的头发花白笑容和蔼的老校医早退休回家安度晚年了,而这里也不是大学宿舍,而是学校教职工宿舍。


面前的的人也仿佛没瞧见自己一般,开了门晃晃悠悠进了自己房间,后脚门“嘭”地一关砸起终年不见光的楼道里满天飞舞的灰尘。




他轻哼一声,不知是灰尘入了鼻腔还是如何,带上房门转身整理起自己带来的瓶瓶罐罐的药剂来。


虽不是印象深刻,扁鹊依稀记得在开学典礼上见过那纤细的身影。



直到有次与主任闲聊时谈起了他,墨翟无不感叹了那人在学术与教育界上的成就,与他的才思如梦似幻及对清净缥缈的世界的独到见解,越扯越远。还兴冲冲谈起上次 与他一起纵情山水畅谈人生哲学养生之道。




扁鹊起初还寻思着这人真是年轻有为,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竟成绩斐然还得了主任如此的称赞,接着越听越不对味。




直到墨主任摸着头笑说,哎呀不好意思在小秦你面前班门弄斧啦,以后学校教职工有什么出去旅游的机会也定会叫你一同去的,到时也麻烦你来讲讲养生保健的知识啦。


末了还凑到人耳边小声了几句,特别是那群女老师啊,天天聚在一起讨论怎么养颜怎么调理身体,也请你去指教指教。


“庄老师他,可和您是忘年交?”



墨翟轻咳一声。“论资格,他还比我长嘞。XP”



扁鹊一愣,那张看起来年纪与自己相仿的面孔与前段时间楼道里昏暗的傍晚重叠。




从医务室匆匆赶回,扁鹊一眼望见自己房门口倚着的人


与教师气质完全不符的一身毛茸茸蓝色睡衣,远了看起来像个大型毛绒玩具什么的,却与庄周给人留下的印象相融,一点也不显唐突,倒是蛮合适的,扁鹊想。



校医走近了,才发觉青年已经抱着一个蓝乎乎的鱼型抱枕昏昏欲睡小鸡啄米了。


察觉到有人来了,庄周努力地睁开眼,支起沉甸甸的眼皮,睡眼朦胧地瞪着


尚未完全转醒没有对焦的眼睛朝着扁鹊,看清来人后不分由说把疑似是鱼的玩偶塞进人怀中,转身想走。


庄周刚迷糊了两步,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对扁鹊。


“看你最近脸色憔悴,莫不是没休息好,别仗着年轻就熬夜。睡眠乃是休养生息的一件要事。



“鲲里面藏了我手织的梦境,若是失眠倒也能治愈。



“哦对了,圣诞快乐。”




扁鹊怀抱着傻不拉几蓝乎乎的鱼抱枕,看着庄周消失在对面的房门后。手上是鱼软绵绵毛绒绒的温润触感,上面还留有他的体温。



扁鹊并没有像最初那样离开,而是立在门前,立了好久。


小肚子很可爱啊,他突然这么想。




走廊里空寂,飘散着房门关闭而溅起飞舞着的尘埃,和微不可闻的话语。



“圣诞快乐。”



窗外飘下今年第一片雪。



—————————————


私心想写毛绒绒的庄周和软绵绵的小肚子,那种学识与为人的反差萌。

结果絮絮叨叨啰啰嗦嗦一大堆。


冬天大家都是软绵绵的w

评论
热度(14)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