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我我我开心到炸裂(๑ŐдŐ)b☆d(ŐдŐ๑)
勾搭到了痴汉已久的大大!突然发疯.jpg(不

我这个人倒是很容易被真实简单的情感所打动。

比起作者在故事中埋下的那些暗线隐情,丰满的人物形象,如活生生在你面前出现一般。那是更容易触及读者内心的吧。

虽然我自己也老喜欢写一些隐晦不明的东西。而拿起笔写在纸上的,我认为只表达出了我所看到,还未上升到我所感受到的层次,所以难以让人感同身受,真正了解清楚作者的用意吧。

却是易被自己主观的感受所干扰,脑海中的那幅画面让人辨不清真实虚幻,以为自己写出了所想表达的内容,实际只是思维在脑中盘旋遮蔽了视野。

↑以上是我胡乱的猜测。大概确是我自己的毛病。

共勉。以达到自己所期望的目标。

白从之:

@程度 

谢谢你喔。长评,太美好了,我本来以为我没可能收到长评的,呜呜呜雪儿简直是,不对,就是小天使嘛。 其实写这一篇的时候想得蛮多的,不过故事很简单啦。重看一遍才觉得,自己简直太糟糕啦……想传达的没能够传达到,反而还是废话连篇,该强调的没强调。在我的想法里呢,像米英这样的国家意识体,他们的消失是所谓的“尸骨无存”的啦(笑),毕竟他们由他们的民众而存在。而这个“沉睡”本质上是英的意识体沉眠了,由于社会的变动,英已经不复存在了嘛。但是他残存的一点意识被留在了一个不断重复发生的梦境里,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都是代表着曾经的米英的,英的意识所成梦境的造物,所以玫瑰会“不曾改变”。但假若有一天底层的人推翻强权,也许英会醒来,那时候的玫瑰肯定已经被时间改变啦。也无怪乎我们对这篇东西的印象相左,因为它本来就有诸多错漏嘛,我试图讲一个故事,但是连故事都没讲好。不过你的说法我也很喜欢,定心的,安稳的,属于彼此的,无论米英二人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认定彼此,心是不变的。这也是我想表达的另一个意思啦。蛮喜欢那个比喻的,滴水入海,但是记得它的人仍然知道原来的水仍然在。

总之,谢谢你给我一个新的目标啊。从今天开始,向着完整而不让人感到繁琐地表达自己的状态前进!

至于我的梦啊,你来很好,不是不期而至,而是允许你落地签x。再讲所谓的“你不多见的我”,实际上我们彼此陌生得很啊,我又怎么能够说了解你呢。

时间很多,慢慢来吧。

给你比一颗心心。






白从之


2017/2/5

评论(4)
热度(2)
  1. 渚山海晏河清。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开心到炸裂(๑ŐдŐ)b☆d(ŐдŐ๑)勾搭到了痴汉已久的大大!突然发疯.jpg(不 我这个人...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