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你把一叠讲义从书包里搬到桌上,摊开,又摞好,再挨个翻阅,重放入包中,桌上摆得满满。
你觉得自己跟法国总统一样忙,说不定比你那个教物理的班主任还忙。事实上你早写完了作业,坐在冬日明媚的阳光照进的窗边,思考着下周的四门考试,回想着上周没改完的错题,和下月的口语模考。
你还有大堆的练习、错题没看,你的书还没背,笔记还没整理,你的脑子一团乱麻,身体昏昏沉沉还没醒来。
周日的上午已悄然而逝,中午你还打算睡一觉,以弥补凌晨熬到两点看lof的精力。
你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却忙得像欧阳修。
你明明什么事都没做,却看着过去的人发呆。

评论(1)
热度(1)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