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武暗】【车】(末世现paro/转世)在地平线上追逐日出(二)

• 有车。预警。

• 没有武暗粮吃我要死了。

• 标题瞎扯的。

   现代设定,两人上一世是基友这一世变成炮友(不),转世记忆有。

•沈夙寒(武当)x渚山(暗香)。

————————————————

渚山惊得糖也不吧唧了,一拍沈夙寒大腿,怪叫一声我靠你这剑匣别是eva做的啊!

沈夙寒被他拍麻了半边身子,没好气地:“不只是按原样打造的剑匣呢,邱师兄还弄了几把枪过来。说是萧掌……教授神通广大先见之明,在尸潮爆发前就做了准备。”

“这已经不是神通广大了吧,萧掌门是直接开了一家兵工厂吗??只是普通大学教授能搞到这种东西吗?!”

渚山脸上写满了想要,又羡慕又嫉妒地咬牙切齿。不愧武当人有钱就是不一样,就差唱起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车撞开一层层企图贴上来的丧尸,不一会儿就甩开追赶的尾巴老远,疾驰在空旷的公路上。

相比人口密度大的市区,两人还是决定去地处郊区爆发大规模感染可能性小的的沈夙寒家挨一晚。

最后一丝金光也被远处的高楼挡住,一丁点儿生机也不留,遮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落日后的天透着诡异的绛红。开往城市边缘的公路上是一辆车都没有的寂静。

渚山想起之前沈夙寒说的神奇武当众人,又想了想无处可归的自己,立即决定叛门投奔武当。

天很快黑透了,贸然行动很可能就是送死,两人打算天一亮就去和众人汇合。


渚山隔着玻璃望路边或是建筑门口扭曲散乱的尸体血迹不语。

空洞大开的门口偶尔跑出一两个幸存者,也立即会被守在一边的丧尸围堵撕碎。有开着车门的车被撞得瘪下去横在路上,里面明显有打斗挣扎和拖拽的痕迹。不时有路边游荡的丧尸抬头看他们驰过,伸出手发出不明的啊啊声。

他眼中光芒闪烁,忽暗忽明,终于扭开头去摆弄手机。

沈夙寒以为他说累了,也并不在意,还心情颇好地哼着小调踩着油门,心里打算着接下来的行程。

一路无话。


渚山神色淡漠,草草扒几口饭就放了碗去浴室。沈夙寒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多管他,他洗完碗发现那人的换洗衣物还放在床上,也没多想在小熊围裙上抹了抹手就给人送去。


渚山没想到这一世的平静也最终因为这没由头的破事搅乱了。

自己到底在逃避什么呢?他也不知道。

他自诩不是懦弱的人,但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是他并不想失去安定平凡的生活,也不想再一次被卷入战乱中。

他嘲解地笑笑,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

多少生灵涂炭,多少繁华又将一夜化为断壁残垣?这次不再有什么眼花缭乱宛若汤姆苏瞎扯淡的盖世武功,也没有一呼即来的万千英雄豪杰楚香帅带飞。

我们只是偌大城市上空包围网下挣扎求生的猎物罢了,有的只是不知道能起多大成效的现代科技,对于那些超出科学认知的生物,一切只能靠自己。

又是一股恶心反胃感涌上喉头,这次渚山再吐不出什么,他扭开花洒,任水拍醒自己。

他思绪如麻,却有一阵热意不合时宜顺着热水漫延上来。情潮说来就来。

他厌恶这般耽于享乐的自己,但他骨子里也是随性自由的人,并不打算压抑自己的欲望。水仍淅淅沥沥洒下。


沈夙寒推开门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后知后觉发现事情不对头,但一想大家都是男人有点突发情况也很正常,端正心态放下衣物做完举手之劳就想跑。

不料前一世刺客这一世偷玩电脑听爸妈脚步声练出来的人耳朵灵得不行,声音一顿,尴尬的寂静中突然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夹杂一声不仔细辨认不出的呻吟。

沈夙寒也不管渚山面子了,跑上前去撩开浴帘关切地察看摔倒的人的情况,一双眸却对上一脸不知是莲蓬头里淋下的水还是泪水氤氲着情欲的脸。

这一下摔得不轻,原本只进入一个头的震动棒借助重力一口气破开柔软的内壁,几乎连把柄都要捅入最深处,重重擦过阳心卡入肠壁深处。

渚山痛得不行,却也爽得不行,好容易死咬住唇没泄出声来,只觉得滑到失重的感觉如从云霄坠落。他两眼发黑,两腿发软,撑在滑溜溜的浴缸壁上愣是没爬起来。

待他缓过神来才发现撩着帘子被自己溅了一脸水的沈夙寒,饶是渚山这样的也不禁闹了一个大红脸,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快活还是羞的。

“你……没事吧?”


点我在线武暗浴室车滴滴。




感谢寒寒大可爱的人设哈哈哈哈。

被我全程疯狂ooc玩得很开心。

评论(3)
热度(55)
  1. 暗香知名女装dalao许好看渚山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级棒!!!@墨狼 快来了解一下!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