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恋与制作人】【许墨】雪夜

•无脑吹老许。老文重发。



南方小城年末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雪,飘飘扬扬洒下来,装点了街道一隅,朦胧了一盏盏欲暗未明街灯。


年关总是分外忙碌,你在公司加班至深夜,才有停手歇下来喝一口咖啡的工夫。视线透过办公桌前那一盆许墨送的,绿得郁郁葱葱的盆栽,你望向窗外,雾气模糊了光影,外面斑斓的霓虹灯晕成一团团扩散的光点。依稀瞧得见窗外飘落的雪花,已在路边积起层层的雪。

你揉了揉酸涩胀痛的双眼,伸直因久坐姿势不变而僵直的肩颈,打算收拾东西回家。


手指轻点屏幕滑开朋友圈,你发现遍地都是朋友同事晒的雪地雪景照片。一条短信映入你的眼帘,是半小时前白起发来的。


“因为大雪全市的公系统都停运了,你下班了要我来接你回家吗?”


你想了想白起学长风驰电掣的摩托车技,或是在雪中御风而行,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还是谢绝了他的好意。



像是算好时间一样,几乎是同时的,许墨和李泽言也来联系了你。你腹诽道,这两人不会是商量好了一起来接我吧,这么凑巧。


李泽言发来短信息,问你工作完成没,他刚好下班要不要顺便来接一下你。你心里默默吐槽李泽言你今天怎么这样好说话。刚打算回复他时,许墨打来了电话。迟疑了一下,你还是先接通了许教授的来电。


反正公司里也已经没有别人了,你索性把手机调到免提,琢磨着怎么回复李先生的消息。



许墨如流水般温润清淡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公司里。仿佛就跟许墨就在你耳边一样,你连续高强度工作了几个小时的大脑昏昏沉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你为自己这可笑的想法感到脸上有点微微发烫。


“忙完了吗,我刚从研究所下班,马上到你公司,等我,我来接你回家。”


电波中他的声音干净,仿佛带有使人心灵平静下来的魔力,伴着窗外安静飘落的雪花,在夜空中缓缓下落,一直落进你心房里的某一处柔软,化成湿润的一小团,软绵绵的,却很有分量,湿漉漉的地占据了胸腔内的一块地方。


你等着许墨,发了一条信息婉言谢绝李泽言,一个人盯着手机发呆,暗自傻笑起来。直到楼底传来汽车鸣笛声,你才反应过来,抓起手包手忙脚乱狂奔下楼。


许墨坐在车里一脸笑意看着你,透过半摇下的车窗,你看到他眨了眨眼。


虽然你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回家了,但在下雪的夜晚总觉得一切都是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是雪景太美了一点,连同着车窗上泛着的雾气,有什么在心里翻腾。


后视镜中映出许墨半边隐在阴影后的脸上那双专注的眸子。你突然有点不敢去看他,便把目光移向窗外,看光影拉成一条直线掠过视线。黑夜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更亮了几分。



你和许墨并肩走在雪地里,鞋底亲吻薄雪发出“咯吱”的轻响。


突然袭来的一个雪球,袭击了毫无防备的你。你有些恼的排掉羽绒服上的残雪,刚想埋怨是那个不长眼的熊孩子大老晚不睡觉还在外面打雪仗。目光却追随到了身边眯起眼笑得狡黠的教授先生。


你一边气鼓鼓地发问许大教授你是打算研究人被雪球砸中后的反应机制吗,一边加紧脚步逃走以掩饰心中伴着雪球袭来的那一下停跳的悸动。


他轻笑,连连向你道歉,随即迈开步子追赶你。


你正要走进单元楼,感觉手被谁拉住了,刚想要挣脱,一个没站稳跌进那人的怀里。


你脸上腾一下烧起来。耳边是许墨呼出的湿润热气。


“小心地滑。”

评论
热度(11)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