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上一篇 下一篇

上课铃急急地响了。


韩信慌慌忙忙跑进教室,宽大的校服被塞得鼓鼓囊囊,随着他的跑动一坠一坠上下摆动。

他一屁股坐在刘邦旁边,把校服下藏着的零食饮料一股脑儿塞进刘邦课桌肚里。

刘邦眼疾手快拆了包干脆面吧唧吧唧嚼起来,一边瞧着身旁的人呼哧呼哧喘着气。兴许是吃得急了,他又开了瓶饮料呲溜呲溜喝得起劲。教室里立即弥漫一股食物的气息。


韩信缓过来,发现邻桌的几个都向他俩投来眼刀,忙又起身把靠外边的窗开了,没好气朝刘邦看。

始作俑者对周围的怨气毫无察觉,眨巴眨巴眼一副无辜样子。


“阿信啊,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


“哎呀那一定是我太帅把你也迷得移不开眼了。啧啧,真是不好意思了。”


“滚。”



刘邦把那瓶开了盖的饮料递过去,韩信也不客气,接了就灌了一大口,弯下身子凑近刘邦咬他耳朵说刘邦你小子是不是该还钱了。

刘邦闻言低头在书包里悉悉索索翻找一会儿,半晌起身神秘兮兮对人说,拿去,随便刷。

韩信忍无可忍一把抓了他的公交卡朝他那引以为豪用来把妹的脸上一砸。


“哎哎我的好信信,公交卡刷不了饭卡也成,我昨儿刚充了两百呢。”


刘老三你别傻老子要现金。韩信愤愤地剜了他一眼。

刘邦拉了脸在那长吁短叹说阿信啊你看我刚充了这个月饭钱身上就剩不到三十,放学还得给家里仓鼠球买瓜子钱就下次再说吧谈钱多伤感情啊这次就算你先请我吧下次一定还。

“得了你小子安静点吧,别把隔壁班班主任吵来了。”

刘邦环顾,瞧见闲聊的闲聊,聚众写作业的写作业,更有甚者掏了手机在书堆的掩护下玩起来。

“怕啥,这节课老师都在开会。”

“是是,待会儿老班一回来肯定先把你揪外面去。”

   ……


坐在后面的张良被这一班人吵到不行,无可奈何拎了书蹲走廊读书去了。


——————————



“阿良诶,下节美术课翘课出去浪吧。”


“你自习课还没玩够吗。不去,我要沉迷学习。谢谢。”






————————


西汉三傻的学院paro


大约就是我自习课日常。



评论
热度(6)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