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武暗】(末世现paro/转世)在地平线上追逐日出(一)

•没有武暗粮吃我要死了。


• 标题瞎扯的。扯这个诡迷世界观其实只是想开车。然。

   现代设定,两人上一世是基友这一世变成炮友(不),转世记忆有。


•沈夙寒(武当)x渚山(暗香)。



————————————————



渚山用最后百分之一的电量支撑着给沈夙寒发去一个定位求救信息,手机闪烁最后一下,熄灭了生命的火焰。


他躲在卫生间门板后,听门外丧尸,锲而不舍用指甲抓挠门板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不禁攥紧手里的拖把。他庆幸家里的卫生间这门板质量还不赖,支撑了这么久,还没有倒下。


门外嘶吼声与刮擦声愈大,他竖起耳朵估摸了一下,得有三四只丧尸被吸引过来了,却没有了其他幸存者的声音。


也对,能跑出去的人早就逃出这破楼四散逃命去了,哪会注意到角落里还困着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自己。要怪只能怪自己太怂吧,刚才只未完全尸变的小虫两三只时,就该抓准机会跑路了。


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门锁摇摇欲坠,他心狂跳,几乎握不住拖把杆。他目测一下头顶的排气管和自己的身材,叹了口气,又想了想是触电自我了结了痛快,还是被咬死算了更痛。



门砰然倒下,渚山差点吓得跳起来对准来人准备一棍爆头,却被对方躲开,手中拖把被抽走,眼看就要被扑上来乱咬一通。


他眼一闭牙一咬,心想,不就是一死吗,你来呀我才不怕你,我搞的事也不少了,算人生无憾了,等等之前追的番还没更新呢,怎么能这样就死了嘤……僵尸大哥轻点咬我怕疼……


他这一串还没脑完呢,已经被丧尸扑在卫生间贴着瓷砖的冰冷墙面上。预象中血肉被撕咬的剧痛并未来临,他疑惑了,把眼睛睁开半条缝,入眼却是沈夙寒一张放大的脸,吓得他又闭了眼。


我靠这家伙不会也被丧尸咬了已经变了吧我是叫你来救我的现在我不是自掘坟墓吗?


沈夙寒不知道渚山脑子里在想什么,只得他放弃抵抗一脸顺从任人宰割的样子好玩的紧,存了心故意逗他,在人耳边捏着嗓子嗷了一声,果不其然看他抖了一下。


渚山猛地睁大眼睛,挣脱沈夙寒的强行壁咚,抬手重重给他一个爆栗。


“我靠你吓死老子了。”



沈夙寒躲了一下没像刚才一样躲开,结结实实了一下,疼得呲牙咧嘴。


“我不先制住你,现在倒在地上脑袋开花的就是我了。我好心救你,你却忘恩负义要谋杀救命恩人。嘶,真疼。”他一副委屈兮兮的样子,看得渚山怎么也不爽。


渚山不管他,绕过人出去查看战场。




几个丧尸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若不是那被不知道谁打烂不成形的脑袋,和乱七八槽混杂成一团带着腐烂气息的血液脑浆,渚山怎么也不信这真是传说中的丧尸,只是咂舌。


“我的妈,这几分钟前还是活生生的人啊,现在都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他回头看正在洗手上溅上的血迹的沈夙寒。“你还真下得去手。”



“上一世这种事你们暗香干的不比我多?”话里嘲讽意味明显——你个前任暗影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缩头缩脑怂的不行,连杀个活死人都不敢了。你们暗香的刀不是最快的吗? 


“刚才某人还想把我的头也这样打爆,要不是我闪得快,现在我俩都和这群可怜虫一样躺地上了。” 



渚山不置可否撇了撇嘴。


的确,当年的两个暗影手上不知沾了多少贼人恶霸的血,刀挥得多了,溅上面颊的温热液体,就是平白无辜的清白人的血,也不可避免有不少。


见过不少比这更血腥的场面,他没理由胆怯。


还是说,这一世多年安逸放松的生活让他不再坚守心中的一点既坚硬又柔软的信念? 
 



前世弯弯绕绕的记忆碎片回潮般地又涌上些许,吵吵嚷嚷地闹得渚山脑壳疼。


他眼前发白,金色光点跨越远古平原穿过暗不见天日的谷地和春和景明的仙山流星般飞速穿越回溯。


遥远记忆中那个剑影飒飒衣袂飘然青丝和顺地垂着,嘴角眼底总挂着星星点点浅然笑意的身影,与面前的人渐渐重合。

 



沈夙寒见人半天没反应,凑上前去扒渚山眼皮看他是不是要尸变了看在多年损友份上好给他一个手起头烂的痛快。 



渚山这次没制止他,任人动手动脚。他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后退一步踩在血污中那滩烂乎乎的死尸上,他惊得一跳差点没蹿进沈夙寒怀里。 



“渚山,两天不见你又娘们了。” 
 


渚山落荒而逃去收拾家当准备跑路。



 
 
在更多丧尸被肉香吸引来前,沈夙寒把像是要去哪个太平洋小岛度假一般往两大个粉紫旅行箱里塞乳液面膜防晒霜的渚山连拖带拉弄上车。 
 


“没想到寒寒你真的来救我了呜呜呜。”渚山坐在沈夙寒车上,手里抓着沈夙寒的充电宝,吃着摸遍沈夙寒口袋找到的一块水果硬糖,对着沈夙寒口齿不清。


“上一世我们没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这一世我们定要同年同月同日死……说实话那时候我都快嗝屁了,还以为你不来救我呢,没想到你这么重义气。爱你给你比心心呦。”

 


沈夙寒不禁骂娘:“妈嘿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白眼狼吗。拜托我对你可比我女朋友都上心。要不是上次陪你去漫展拎包被我女友撞见,说不定现在我就不会归团了。”他又骂骂咧咧说下次你再整什么女装大佬我可不陪你去吹风受累了。

 


渚山满口嗯嗯啊啊胡乱应着。“诶诶寒寒你不喜欢呆萌双马尾jk软妹啊,那我下次试试金发碧眼大波御姐?”



沈夙寒心累,武当同暗香讲话,等于鸡同鸭讲。他闭了嘴安安静静开车。 
 
 


渚山吧唧完了糖又说:“你刚才英雄救美,我就想起原来不知哪次我到你们武当山去,那时我不小心撞了两下闻师叔,被你们暴躁师叔差点打到扑街,你从天而降来救我。最后双双躺在武当充斥着资产阶级气息钱的味道的地砖上,那是我们一起追逐的逝去的青春。被闻师叔胖揍过后躺在武当地上,连地面触感都变好了。”


他眼珠转了转末了又补充一句:“你面朝下扑街的姿势特别美丽,有武当风范。”



沈夙寒无语:“这么说你一直在咒我早死哦。原来我在你眼里这么弱,来来来咱俩插旗来一发。” 
 
 

“说实话刚才我还真以为你已经变了,然后丧尸沈夙寒继承了你的遗志赶过来千里迢迢就为咬我一口。”渚山打个哈哈企图蒙混过关,“寒寒你超勇的我哪儿打得过你啊。你现在没剑匣都能把我虐个百八十遍的。哎,话说你没武器怎么干翻刚才那几位仁兄的啊?”


他是真好奇,眨巴眼盯着人。

 
 
沈夙寒朝驾驶位下的铁榔头努努嘴,又说:“谁说我现在没剑匣的,后备箱里那就是。” 



tbc.




——————————


至于剑匣怎么来的我觉得还有点好玩。



悄咪咪丢人设。


 渚山  26岁

地理老师,下垂眼,平时板着脸一副严肃样子,没人知道其实只是稍稍有些面瘫。隐藏死宅,女装lolita大佬,一女装立马表情bilingbiling生动起来(。)

在刺客中体重算挺胖。生活十级残废,只会煮面,怕火。骨子里黄暴max,是个双。

完美主义者,但是很懒,很懒的时候就很随便。性格很好,容易相处。不熟的时候感觉很高冷一熟络后毒舌得让人想打死。



 沈夙寒 20岁

信道的一个。不高。嗯。

研究生,从前世到现在一直很钦佩邱居新。这一点渚山很不理解——你们武当师兄师叔都贼鸡儿可爱你怎么偏偏喜欢这个闷葫芦?

家里有钱。练过一段时间射击准头还比较好。

待人处事都很彬彬有礼,天生一副委委屈屈的无辜样子,笑起来很好看。

谁知道他那双敛在睫羽下望去全是远远的烟云的淡色眸子里,装了许多东西,那些常人看透或看不透的,全被他细细嚼碎了放在唇齿间揣摩,肚里心如明镜。

重义气,对待交心朋友的时候就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其实骨子里很向往那种竹篱茅舍粗茶淡饭的闲散生活,没事还能去茶馆听书唠嗑坐一天。不过估计那得等到他退休了才能实现。

沈:什么我还没找到工作呢你就想看我退休生活了??





人设瞎写。


反正我写文也不干人设什么事,嘻嘻。


评论
热度(15)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