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山

烛台切光忠夫人。
死在刀男战bclx深坑中。
重度伊达沼沼民。
欢迎来沼底找我。

【神兵利器】装备说明·暗香

天机阁打杂的:


其他书籍请戳目录


说明一样的就不打了



 


迷迭套


迷迭匕:这把匕首虽然只是初级装备,但暗香所有人都不敢让宁宁玩,以免发生血案。


迷迭囊:林曼薇和宁宁的香囊里装满了各种小点心,听说都是路过的哥哥姐姐们送的。最夸张的是上次萧居棠送来了三个肉粽子,宁宁看都不看就丢了。


迷迭冠:这个发型非常好梳,就连暗香的师弟们都能上手。许多暗香师姐的发髻都是师弟们亲手梳的,这似乎是一种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迷迭衫:这套服装由香榭林萧艾师父亲手设计,裁剪合体,配色明艳,颇受门派中师姐妹的好评。至于师弟们的衣服,林师父认为随便穿穿即可。


迷迭履:“鞋子的底部绣着一支兰花,这大概是兰花先生的恶趣味。”关展眉如是说道,但她其实很喜欢这种恶趣味,或许是因为喜欢那个人?


迷迭带:原本迷迭带的背后是有蝴蝶结的,可是暗香师弟们的到来,让林萧艾师父不得不改变了设计的初衷。


迷迭腕:迷迭腕采用不对称的剪裁设计,这是林萧艾师父的点睛之处,也是她对潮流与美的把控!


迷迭戒:暗香入门弟子通用首饰。宁宁偷偷告诉你:我没什么想告诉你。


 


玉栀套


玉栀匕:这柄匕首是暗香叛逃弟子柳念赐名的,当年的她还是这片幽谷中的弟子,在多年的江湖岁月中,她的心被极乐宗所吸引,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


玉栀囊:这香囊实际作用并不大,但因为味道好闻,在江湖中被炒到了极高的价格。许多不喜欢这种幽香的暗香师弟都把它卖了换做打造武器的银两。


玉栀冠:随着师弟们逐渐长大,开始懂了男女之别,暗香的师姐们再也没有享受由师弟代劳梳头的待遇,玉栀冠是师姐们最后的美好回忆。


玉栀衫:虽然暗香以“兰”、“月”为代表意象,然而小姐姐们对美的追求是无穷无尽的,这一套以栀子花为主题的衣服就是兰花先生无奈之下的产物。


玉栀履:虽然叫玉栀履,但鞋底的花纹依旧是兰花,这是掌门最后的倔强了……


玉栀带:萧居棠偷跑暗香来找宁宁,分别时候,李夫人让宁宁拿出一件礼物送给小棠。宁宁想了半天,将栀子花别在了萧居棠的腰间,仿若玉栀带上师妹们别上的花瓣。


玉栀腕:觉悟曾经偷偷问过林蔓薇,玉栀腕上那些长长的“刺”是什么。蔓薇想也不想告诉觉悟,那些都是不听话的大师被师姐们拔下来的头发,头发渐渐生长,还偷偷染了色。


玉栀戒:暗香初级弟子通用首饰。林蔓薇偷偷地告诉你:宁宁并不喜欢叮叮当当的饰品,她只喜欢四十尺的大刀。


 


孤月套


孤月匕:楚蘅师父认为此物的原型来自于关先生的鎏娟刃,但是谢师父认为是来自于她已故的师姐曾经佩戴过的发簪。此为暗香一个不大不小的谜题。


孤月囊:没有任何香气的香囊,受到暗香师弟们的一致好评。然而由于没有任何独特的味道,在坊间并不能卖出去,因此师弟们又变得忧郁了。


孤月冠:“我师姐生气的时候会先用发簪戳你的,你可不要惹她。”师弟们对前来求亲的詹苑杰殷殷叮嘱道。詹苑杰想起昨夜那只被扎的满是窟窿眼的烤羊腿,身上一阵恶寒。


孤月衫:谢采儿最喜欢的衣服,尽管她不穿。每次看到有弟子穿着这件衣服在门派内走动,她都会想起自己早逝的师姐,怀念她们在一起的日子。


孤月袴:由于师姐的印象太过深刻,谢采儿并不喜欢暗香男弟子穿着这件衣服在她面前来回转悠,看见一个就会找理由把他打发走。


孤月履:有位师弟将鞋子底的兰花纹换成了猫咪,被人嘲笑了很久。


孤月带:腰带上的皮质装饰是暗香师弟亲自为师姐们上山打猎剥取的。这象征着暗香男子在门派中的地位——掌门以外,全员底层。


孤月腕:护腕上的皮质装饰是暗香师姐们自己动手搞到的,其猎杀剥皮速度之快,令师弟们心惊胆颤。


孤月戒:天机阁致力于挖掘江湖中每一个八卦,请耐心等候。用生命八一八,是我们的骄傲。


 


破阵子·寒昙套


破阵子·寒昙匕:为什么要和暗香打架呢?这是许多暗香门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宁宁问师姐打不过的时候怎么办,师姐认真地回答道:“那就跑啊。”


破阵子·寒昙囊:天道盟做的香囊总有些怪。不是用料不算上乘,就是做工不甚精致。易居主人谢采儿安慰大家,毕竟玉剑公主是个吃货,让她做这些东西实在是强人所难。


破阵子·寒昙冠:这帽子将师姐们的额头露出来了,大家都笑嘻嘻的,然后哭嘤嘤。不过这次谁也救不了调皮的暗香师弟们,谁都知道在暗香,小姐姐们才是食物链的上层。


破阵子·寒昙衫:暗香师弟们吸取上次教训,再也不敢说衣服简陋了,但无聊的师姐们还是把他们还来“指点”了一番武学。


破阵子·寒昙袴:师弟们决定只要有师姐穿着这套衣服走过来,他们就立刻去找关先生领取外出刺杀的任务,绝不停留。


破阵子·寒昙履:在鞋子的侧边,有调皮的师弟在里面放了一柄短小的匕首。究其原因竟然是为了表演“我这把刀可是淬了毒的”这样无聊的举动。


破阵子·寒昙带:顾枕楼师父刚刚接手刀堂时穿的便是破阵子装。那时的她并不是暗香中功夫最高的几人,然而数年如一日的勤修让她后来居上,牢牢把持着暗香三大高手之位。


破阵子·寒昙腕:曾经有人问关展眉,为何身着破阵子装的顾枕楼可以成为刀堂主人。关展眉回答问话人:“刀法上的差距或可以弥补,但对于止杀的决心,枕楼在众人之上。”


破阵子·寒昙戒:天机阁驻暗香办事处将会继续为大家带来后续八卦,请稍微等会儿。


 


冷月寒潭套


冷月寒潭·匕:作为武器来讲,这件兵器并不算太趁手。但想到是李夫人带着师姐师妹们忙了许久才做出来的,大家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即便不用也会随身携带,看到它如同看到家。


冷月寒潭·囊:香囊有一股幽幽的香气,是李夫人将挽兰湖边上生长的野花采回、晾晒后装进去的。香气若有似无,倒也衬得上“暗香”之名。


冷月寒潭·冠:关于这件发冠搭什么簪子,林师父与李夫人争论过几回,最后还是易居主人谢采儿拍板儿,这才有了师姐们最喜欢的冷月簪呢。


冷月寒潭·衫:夜凉如水,霜满枝梢,李夫人看到一轮满月映在挽兰湖,便将手中缝制的这套衣服命名为“冷月寒潭”。


冷月寒潭·袴:很多人拿到这条裤子的第一反应是:“有一种冷,叫李夫人觉得你冷。”由于裤子的厚度严重影响了战斗,这条裤子被押进箱子底,再也不见天日。


冷月寒潭·履:千层底的鞋子,据说做起来可费劲儿了。刚开始李夫人还要亲力亲为,后来决定用香榭换来的银子去外面找人来做。


冷月寒潭·带:腰部特意弄得厚了一些,据说是担心女孩子们贪凉不注意保暖,听说里面还装了许多艾叶。不过拿到这要带的师弟们都是一脸迷茫,不知发生了何事。


冷月寒潭·腕:夏飞凡十分喜欢这件护腕的样子,私下里也照猫画虎地做了一副护腕戴着玩儿。暗香的其他人看见夏飞凡做的新护腕都很喜欢,也就有了后来的黄泉碧落·腕。


冷月寒潭·戒:熙姐将此物送给了詹师兄,与之呼应的是詹师兄将鹤唳九霄·戒送给了熙姐。李夫人听后嘱咐熙姐,如果詹苑杰欺负她,立刻会有一千个隐身的暗香弟子从天而降,为她讨回公道。


冷月寒潭·链:箫寒师妹外出执行任务时遇到强敌,关键时刻是这项链替她挡了一剑躲过一劫。虽然链子碎的七七八八,可她还是小心地珍藏起来了呢。


冷月寒潭·佩:阿毛师弟最喜欢的玉佩之一,因为这是师姐送给他的生辰礼。有许多暗香的孩子们不知道自己的生辰,于是他们就将自己入门的哪一天当做生辰——那是获得新生的好日子。


冷月寒潭·镯:永劫师弟在很小的时候企图爬过不破峰,看看谷外的样子。在那次少年的冒险中,这只镯子被山腰的砾石撞碎,也成了永劫心中的一个遗憾。


 


霜兰套


霜兰匕:兰花先生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了以“兰”为题材的门派装备,兴高采烈的他亲自打造了这武器赠与你。


霜兰囊:满满的兰花香,香而不浓,艳而不烈,就连师弟们也挑不出嫌弃的地方。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市面上几乎没有什么流通,是传说中的存在。


霜兰冠:宁宁:“真好看,我长大也要留长头发。”
              林曼薇:“可是洗头发会很麻烦。”
              宁宁:“哦……那算了。”


霜兰衫:在许多年前,兰花先生曾有过一段情愫萌动的往事。然而志同道合的两个人选择成为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不是恋人。这件霜兰衫最早便是她所穿的一件长裙稍加改变而成。


霜兰袴:这上面的兰花图案是由香榭笛子绣制而成,作为关先生的生辰贺礼,这礼物着实有些不同寻常,但似乎又有一些旖旎的旧梦蕴藏其中。


霜兰履:她曾经和兰花先生走遍这座幽谷的每一个角落,因为志同道合而相互吸引,又因为志同道合而退居友人之位。


霜兰带:腰带的尺码稍稍放宽了一些,大抵是因为香榭的胭脂水粉又卖出了许多之后,门派的伙食有所改变的缘故吧?


霜兰腕:兰呈霜雪,不是寒梅,更胜寒梅。这是暗香的风骨——经霜雪而不违其志,任四时风雨,无惧流年,一刀一人一江湖。


霜兰戒:天机阁在此郑重承诺:我们决不率先瞎编故事,骗取点击率。做有道德的八卦从业人员,是我们对事业的忠贞。


 


醉红尘·缠绵套


醉红尘·缠绵匕:“缠绵啥啊,见面就打,跟谁缠绵?”暗香的程絮源师姐一脸不解。她的头发日渐稀薄,可是实力却直线上升。


醉红尘·缠绵囊:言韶语师姐认为这个香囊佩戴久了容易过敏,悄悄改良了配方。在配置过程中,她不幸过敏无法见人。


醉红尘·缠绵冠:略带一点其他风格的发冠,与平时冷艳、疏离的形象相去略远,倒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就连平时调戏别人成瘾的师姐妹,穿戴这发冠的时候也会添一份小女儿情态。


醉红尘·缠绵衫:蔓薇悄悄告诉天机阁驻暗香办事处,她说:“我的师弟们好像很讨厌有别的男人和师姐走的很近。”天机阁飞快地记录下了一切,并适当发挥想象力写成一篇快报。


醉红尘·缠绵袴:这件衣服十分低调(又称“平平无奇”),符合玉剑公主的山庄美学。暗香弟子表示无所谓,反正也不太容易看见。


醉红尘·缠绵履:比起抵死缠绵,还是对手死一死比较好。暗香弟子如是认为。


醉红尘·缠绵带:腰围的尺度瘦了下去,大家减得很辛苦。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大家瘦下去之后,天道盟一拍脑门决定把尺寸改大一些。暗香弟子:???


醉红尘·缠绵腕:顾枕楼说了,打起来的时候,这种碍事的护腕一般都会被优先丢掉。因为太沉了。


醉红尘·缠绵戒:尚未发现新的秘密,天机阁正在努力!


 


黄泉碧落套


黄泉碧落·匕:兰花先生为爱徒所打造的匕首,随着她的下葬,一同埋进了坟茔之中。若干年后,苏蓉蓉素手轻抚一柄匕首,状似此物。


黄泉碧落·囊:内藏避虫丹两枚,一看便知,这是兰花先生不忍爱徒尸骨被虫蚁蛀蚀。暗香大多数人以为兰花先生冷毅,谁也不曾想到他会为不幸离世的师姐做出如此事情。


黄泉碧落·冠:师姐之死,让许多未出师的暗香弟子备受震撼——在有人打破规则想要搅乱江湖时,亦有人为理想殉道。


黄泉碧落·衫:当归去兮举行葬仪时,除了葬仪中的弟子,其他人都会尽量穿着此衫以表哀思。阴阳两隔之后,同门骨肉无法相见,往昔的快乐无法追回,只剩下无尽的怀缅。


黄泉碧落·袴:因为是寄托哀思之缘故,此套装颜色肃静寡淡。爱美的师姐妹也不在讨论哪里设计的好,哪里搭配的妙,在死亡面前,一切都变得苍白无力。


黄泉碧落·履:如果有幸运的人能够将全尸葬回暗香,那么她或他将不会与别人合用一处衣冠冢,而是静静地埋在不破峰下,享受永久地安眠。抬棺的师弟穿着此靴,一步一步,那么沉重。


黄泉碧落·带:腰带上别着兰花,这是离开的人们拥有的最后一枝月下兰。棺盖合上的时候,一抔黄土即是身后全部。


黄泉碧落·腕:护腕上缠着一圈粗麻,懂的人都知道那代表什么。


黄泉碧落·戒:每个人的戒指内壁都刻有一句话——以杀止杀,以血还血。暗香以生命维护这句誓言,即使是死,也在所不惜。


黄泉碧落·链:本为兰花先生为爱徒打造的配饰。在关展眉的建议下,兰花先生将其与其他部分一并算作套装,并命名为“黄泉碧落”。


黄泉碧落·佩:在外人眼中,“黄泉碧落”算不上什么吉利的事物,但暗香弟子并不在意。将逝者的意志继承下去,是一代又一代暗香弟子最简单的愿望。玉佩铭我愿。


黄泉碧落·镯:玉镯晶莹剔透,虽不是什么名贵玉料打磨而成,但寻找这样的成色也耗费了不少时间。纵使深入黄泉碧落,此生来世永为暗香人。


 


幽昙套


幽昙匕:这是门派无上荣誉的象征,许多大名鼎鼎的暗香弟子的传奇故事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它时刻提醒着暗香每一位弟子“以杀止杀,以血还血”的责任!


幽昙囊:唯一一个藏有毒药的香囊。本意是在遇到棘手的问题时用来处理敌人,但在攸关时刻许多弟子用它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以保全门派的秘密。


幽昙冠:簪在乌发上的皓月就像暗香弟子的赤诚之心。又昭示着世人,在绝望地夜晚,暗香这样生存在光与暗的夹缝中的人才是唯一的光。


幽昙衫:原本这件衣服是不会露肩的,但因为师姐们觉得好看,就自己动手将肩膀处的衣料剪除。师弟们在一旁默默看着,抚摸脸上的伤口不敢言语。


幽昙袴:“喏,是真皮的,我摸过。”宁宁抱着程絮源的大腿如是说道。


幽昙履:鞋子底的花纹改为了关先生最喜欢的昙花花纹,对此掌门假装不知道,大家也就装作不知道。


幽昙带:腰带中藏有每一位暗香弟子的姓名,这是归去兮辨别的唯一依据。然而还是有许多师姐、师兄的名字与尸体不为所知,她们伴随着清风长眠在幽谷之外。


幽昙腕:护腕平平无奇,但是穿戴它的人却不可小觑。这时候的暗香弟子是最精锐的刺客,无人可以与之抗衡。


 


吞山海·烛龙套


吞山海·烛龙匕:天道盟给予暗香弟子的最高荣誉——象征着勇猛、果敢、战无不胜的匕首。即便是暗香这样不在乎外界评价的门派,在拿到此物时内心也不免激荡一番(但是表面上依然冷冰冰)。


吞山海·烛龙囊:玉剑公主对于“香”的品味依旧不怎么样,但是关先生劝林萧艾接受这份好意,后者只好放弃改良的念头,将原生态的香囊送给了她的弟子把玩。


吞山海·烛龙冠:刀堂弟子是在外执行任务最多的人,也是其他几处弟子的保护者。这些冷月光的温柔,尽心尽力保护着每一位暗香弟子的平安,也保护着每一个需要保护的人的平安,即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


吞山海·烛龙衫:充满昂扬战意的衫袍,气势冲天,确实符合“吞山海”这名字,暗香的师姐们很满意。师姐们满意了,师弟们也满意。皆大欢喜,玉剑公主的山庄美学首次得到肯定。


吞山海·烛龙袴:即使是冷漠如霜雪的暗香弟子,也有一颗对战斗无比崇尚的火热的心。这件衣服是对暗香弟子的一种肯定——即使隐藏在幽谷中,冷月光仍然可以穿透层峦叠嶂,展示自己的实力!


吞山海·烛龙履:这双鞋将陪伴暗香弟子走过大明山河的每一个角落,经历无数的爱恨情仇。但暗香弟子仍会保持初心,砥砺前行。


吞山海·烛龙带:这腰带大小适中,暗香弟子默默松了口气以及自己的肚皮……


吞山海·烛龙腕:暗香中若挑选一人与其他门派高手切磋竞技,非顾枕楼莫属。同样是当年天道盟比武中一鸣惊人的天才,许多人都暗暗期待顾枕楼与闻道才之间来一场明刀明剑的比试。


吞山海·烛龙戒:身为顾枕楼的衣钵传人,师盈没日没夜地练习着刀法,可是总有不得要领的地方。顾枕楼将烛龙戒送给师盈,并嘱咐她在迷茫的时候不妨想一想当初来这里她说的那些誓言。


吞山海·烛龙链:烛龙链顺从地贴着顾枕楼的肌肤,在链子的背后刻着她的名字。那是她从天道盟盟主手中接过烛龙套后,回到刀堂自己刻下的。在那一刻,她终于成为可以庇佑暗香众人的高楼,让这些可怜的孩子们有所依靠。


吞山海·烛龙佩:玉佩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顾枕楼想起那个惊才绝艳的道长,想起他起手最爱的“斩无极”,就恨得牙痒痒——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赢过他!


吞山海·烛龙镯:镯子藏在护腕中,被很小心地保护起来。即使刚烈强硬的顾师父,在内心深处也住着一个爱美的小女孩。


 

评论
热度(470)

© 渚山 | Powered by LOFTER